陌上香坊-版权所有 请支持作者的辛苦创作,支持原创。 - m.msxf.cn
第三章 情敌见面
陌上香坊-版权所有 请支持作者的辛苦创作,支持原创。(https://m.msxf.cn)
    炎热的夏天,因为凉亭旁边都是湖水,和其他地理位置的关系,凉亭不时吹进凉风,凉爽无比。
  君凌风和花锦坐在凉亭内,石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点心。
  “锦儿,看到你来了,我真的开心。”君凌风好不容易把手头的帐薄忙完,才抽空来凉亭看看花锦。毕竟她现在为人妻,他不能再那么热切,给她造成任何困扰,这是他不乐意见到的。
  “君大哥,真的要谢谢你的招待了。”花锦的嗓音是柔软温婉的,撒起娇来,能酥入别人的心底。
  “这次来,打算玩多久?”不似平常的冰冷,他柔和着嗓音说,眼神出奇的温柔。有了俊美的辅助,他的柔情如一抹清蜜流入所有人的心田,甜而不腻。
  “清皓要去岭南忙一趟,玉又和繁星去了求学,紫轩和爹回了乡下。我在家里觉得无趣,就想到君大哥这里看看。大概两天吧。”蓝清皓和君凌风拥有兄弟般的情谊。他熟知,君凌风的为人,再怎么喜欢,之前的爱恨情仇,已分得明明白白。把花锦交给君凌风看顾着,他也不担忧。
  “可惜君大哥太忙了,这次不能陪你玩了。”他叹着气说。最近商行出现了很大的漏洞,他开始怀疑手下的人手脚不干净。最近看账本在商行来回不停兜转着,忙得,恨他娘不多生个君凌风出来。
  “君大哥说笑了。是花锦打扰你才是,而且......”花锦顿了一下,小心的看了一眼君凌风的表情,才接着说:“自从经过那生死滋味后,我是真的什么都看透了。”
  “看透什么?”自然看出了花锦的话里有话。
  “君大哥,你何不也看透一下凡尘,对公主释然一下。凡事太多仇恨,累的只是自己。君大哥对我百恩有加,我希望看到你不只是对着我才会笑。”笑而婉容,声柔如绕丝,字字句句道进了君凌风的心内。只有面对花锦,他才有肯接受意见的时候。这次,他却不想接受意见,面色沉了一下。他不是不高兴,而是提花锦所受到的一切伤害感到不值。
  一道娇甜的嗓音打断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花锦姑娘,你的诚意我收到了。”
  听到来音,他们都知道是谁,君凌风脸立刻覆上冰冷,也不转过头去看一眼。他不是警告过叫她不要来了,不知好歹的程度让人嫌恶万分!
  花锦朝婀娜步入凉亭的慕轻纱掀起浅浅的笑容,表示友好。“我可以坐下吗?”慕轻纱也扬起明丽的笑容有礼的问道,同时也是在打量这个闻名不如见面的“奇女子”。
  花锦愣了下神,没想到公主不但不怒视着她,此刻还降尊纡贵的对她很有礼貌。见君凌风冷着一张脸,她就知道君大哥绝不会开口的。“公主,这里可是你的家啊,我只是个客人。”小豆和小米也不乐意的瞪着花锦,想不通公主为什么要对她这般客气。
  慕轻纱落落大方的坐在他们旁边的椅子上,也不看君凌风,她知道,他肯定会摆着一脸臭脸色给她看。花锦真的很美,很美,至少,她还没有见过比花锦美的女子,而且还一脸柔柔弱弱,说话轻言温语,让人生起一股想保护的冲动。她感觉花锦的气质就像大家闺秀,完全看不出丫鬟的影子。“很乐意认识你,花锦,你还是直接唤我名字吧。”
  闻言,花锦更是愣住了,小小的嘴儿很可爱的微微张开。
  慕轻纱无辜的朝她眨着眼睛:“花锦,我吓着你了吗?”横看直看,她都看不出所谓的鄙贱,可是,人不能看表面的,不是吗?她见过太多心计满筐的女人了,就像梁简宜那样的女人。越是美丽无害,心头就装得越多心诡。
  看到慕轻纱那黠皮的模样,让她也轻轻的笑出声。“怎么会呢,看到公主...轻纱这样,我觉得很...”见慕轻纱没有丝毫不快的样子,她才敢说:“很可爱。”
  被个大美人称赞,她暂时放下心头的微词,乐得心花怒放。“花锦,听说你琴棋书画什么都在行,我对这个很喜爱,不如你就教教我吧?”其实,她觉得自己的古风艺术还是练得不错的,不知道花锦这样红闻扬州的大才女,抚起乐器,会有着怎样的翻云覆雨。
  “我当然乐意了,不过也只是略懂皮毛。”
  “这样吧,你弹首曲儿,我伴着舞,怎么样?”这麽做,她只是想证明给那个男人看,她不再是之前那个空有美貌而一无是处的花瓶。
  “乐于奉陪。”
  几个婢女端走桌上的点心,小豆和小米拿来古筝,慕轻纱看着抚在琴上的十指芊芊,不由得向小豆和小米问:“怎么不拿假甲呢?”假甲就是弹古筝和古琴的假指甲,可以加强弹琴的力量和声音,也可以保护手指。
  小豆和小米同时应道:“忘了。”
  慕轻纱和花锦也不作怀疑,倒是君凌风出声:“让我看一下。”从进凉亭后,他这才射了一眼慕轻纱。那眼神仿佛她不安好心的样子。
  看到慕轻纱脸上有些难堪的样子,花锦忙圆场道:“君大哥,不用了。我就弹一曲。”
  “轻纱,我要开始咯。”芊芊十指点在琴弦上,花锦白嫩的小脸有着抑不住的期待,垂下的眸睑,睫毛闪得诱人。看得君凌风心也舒坦着,嘴角勾起清逸的笑。
  但见慕轻纱竟然爬上凉亭的栏杆,那栏杆的宽度只有一尺,下面就是青波湖水了。视线掠过四周,看着大家都惊惊的看着她,她还以一个安心的笑容。触到那个完全漠视她的男人,唇边的笑僵硬下来。这真的是她见过的那个君凌风吗?他也会有笑得这麽温柔的时候,真的是刺瞎了她的美瞳了。忽略心头不舒服的感觉,她恢复笑容,摆好预备动作。“花锦,可以开始了。”
  花锦点了点头,随着悠扬动听、富有雅韵的琴声响起,慕轻纱在栏杆上结合天鹅舞和现代舞,窄小的栏杆不能阻止她的平衡,她的舞姿照样优美、洒脱。她脸上流露自信明媚的笑容,配着翩翩起舞,凹凸有致的身姿显得更是婀娜动人。阳光温柔的包裹着她的全身,随着柔韧的身躯,她绝丽出色的脸蛋和优美的舞姿赋予了粉红色绸衣的生命,就像脱俗的莲花在舞动,也像娇巧的桃花在舞动。连花锦都看呆了,小豆和小米则是发出惊叹声。
  君凌风自然也被她的舞蹈不知不觉吸引住了。她居然也会跳舞了,跳的还是他们见到没见过的舞,虽说平时阅舞无数,可是还是没有见过这麽柔媚的舞姿。上次的交手,他可以肯定她是武功全无的,只是几下儿戏的拳脚,那么,她到底是靠什么能在一条栏杆上翩翩起舞呢?
  突地,“噔”的一声,琴弦瓦然断了几根,花锦被手指传来的麻痛抽回神,她呆呆的看着细白的十指,指尖缝里流出殷红的血。这突来的变故,让原本全神贯注投入的慕轻纱被吓着,双手晃动着、脚步几番挣扎的想在栏杆上平衡,结果还是直直的掉下湖水里。
  顾不得窃喜的小豆和小米忙趋到栏杆旁,焦急的喊道:“公主!公主!”“来人啊!来人!”公主不会游泳的啊,怎么办?
  慕轻纱没有看到花锦流血的那一幕,从她惊吓到掉下水,根本就没有机会看花锦一眼,只当是平常的琴弦断了。她口里咳了几口水,然后镇定的划向岸边。
  一群家丁和婢女此刻也赶来,看着慕轻纱狼狈的爬上岸,一身湿漉漉的,衣裳也变得更贴身了,曲线更加惹火。家丁们都红着脸,低下头不敢看。
  凉亭里传来君凌风的怒喝:“你们还杵在那干什么?拿药箱来!”
  “是,驸马!”有的家丁跑回去,有的则跑进凉亭,有的婢女也扶着湿身的慕轻纱准备回去。“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慕轻纱挣脱开她们,然后走至凉亭。
  君凌风冷冷的笑道:“现下,你安心了?”
  慕轻纱起初还不明白他的讽刺,待看到花锦的指甲那些血迹时,才知道怎么回事。她不安的问:“怎么,会这样的?”
  “锦儿,待包扎好,先回去休息。”
  见君凌风不理她,她转头问小豆和小米。“怎么回事?”小豆和小米对视一眼,都咬定说不知道。那眼神的心虚,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慕轻纱也觉得脸上一阵火辣,就像被人扇了一巴掌那样羞辱。
  看着在上着药的君凌风,她欲言又止,因为他的脸色阴沉得让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湿着身,忍着难受,静静的看着他细心的包扎。花锦也没有出声,她心里也猜不透慕轻纱前后转变的态度。之所以不在房里包扎,是因为花锦现在已为人妻,在蓝清皓不在的情况下,会有辱她的名声。待包扎好花锦的手指,他示意几个婢女扶花锦回房,自己也跟在后面。
  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臂,“我觉得,我需要解释清楚。”他没有看到她此刻认真凝着他后背的眼神。
  “你妒忌锦儿,所以你又伤害她。”他这回的声音带着一丝轻,可是,那种冷,就像是把寒气灌入你体内的感觉。
  “我没有,我也会抚琴,琴棋书画我也会,我没有必要妒忌她。”她再度红着眼眶,她讨厌他三番四次的冤枉她,自以为是的推给她全部过错,让她超级不甘心。
  她听到他轻笑出声,而后无情的甩下她的手,一步步离开她。脑海里那个镜头再度出现,和眼前的情景叠合在一起,再度勾引起前身的微微心痛。
  她知道,那种笑声,消极后带着极大的讽刺,像一把细细的针,刺进你心口,而你只会觉得微微的麻痛。
字数:3302
发布时间:2011-04-24 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