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香坊-版权所有 请支持作者的辛苦创作,支持原创。 - m.msxf.cn
第四章 讽刺还是刺缝
陌上香坊-版权所有 请支持作者的辛苦创作,支持原创。(https://m.msxf.cn)
    回到自己的厢房里,换好衣服的慕轻纱觉得全身一股怒火,坐如针毡。她站起来踱来跺去,思来想去。
  “公主,别气了,驸马本来就这样,从来不把公主放在眼里。”小米说道。
  听到罪魁祸首的声音,牵回她的思绪,她转气愤的瞪着两个丫鬟。“你们为什么要在琴弦上下手脚?”
  小豆急急的答道:“奴婢都是为了帮公主出气啊,那贱婢居然还敢公然找上门来勾引驸马,分明就没有把公主放在眼内。”
  “你们凭什么说她勾引君凌风,我看到的是他们两情相悦。”
  “公主,你忘了吗?那贱婢都已为人妇,还生有一子呢。”小米说。小豆也认真的点着头,附和着小米的话。
  看着小豆和小米认真的表情,好像实有其事的样子。小豆和小米对她这麽好,人应该不会坏到哪里。这麽说,就是那个花锦人品恶劣喽!“怎么都好,总之,以后我也不去招惹他们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公主,如果不是那贱婢,你现在和驸马都...若不给她教训,她还真倚着自己得宠,骑上你的头了。你瞧,今天,不就光明正大来叫嚣了吗!?”
  “对啊,公主。那贱婢有个那么好的夫君还不满足,妄着想把扬州‘美玉二公子’都霸占了。果真人心不足。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放过她。”
  小豆和小米一人一语,再次把慕轻纱心里的疙瘩给放大,花锦真的这麽无耻?不悦的坐了下来,望着桌面的茶杯发愣。
  ~~~~~~~~~~~~~~~~~~~~~~~~~~~~~~~~~~~~~~~~~~~~~~~~~~~~~~~~~~~~~~~
  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她开始思索今天改做些什么事好。就刺绣吧,这门技术她一直都很想学。她挑了一件纯白无暇的丝绸衣穿上,外罩白色透明纱衣。轻拢慢拈的发鬓里别了着几粒白色小碎花,再别上一支精致的桃花玉簪。刺绣是一门清净的功夫,可能穿得素净些,也能稳住心境吧。
  “等等,公主。”蹲在地上在拣布料的小米说道。
  慕轻纱转过身去,笑开了颜。“怎么了,小米?”
  小米二话不说,就跪了下来,吓了她一跳。还没来得及说话,小米就抬起脸来,皱着眉说:“公主,你裙摆下有条小线呢。”
  小豆也跪了下来,一眼也望到:“哪个裁缝做的衣,真该好好教训一顿。公主穿得衣裳怎能留半点瑕疵。”
  慕轻纱受宠若惊的僵住了笑容,怎能让别人跪在地上呢?依她现代人的观念,跟这两个女人说,是说不通的。她只好也蹲了下来,无奈确实没有看到任何裂缝。“在哪呢?”
  小米掬起一拢薄衫,指着上面细细拖下来的线头说。“公主,你看。”
  慕轻纱微怔,这麽小的线头,拖下来的小小线丝,别说肉眼了,反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留意到。“不碍事的,起来吧。”
  “一眼就见着了,不知道哪个裁缝这麽粗心,真是过分!公主的衣服怎么能大意呢!”小米不饶的喃道,一脸生气。
  “没事,拿个剪子来剪一下就好。”有这麽严重么?不就一条小小的线。
  小豆俯下头去,把裙摆拿过嘴边,牙齿一迸,逬断了那条细丝。“拿剪子对公主不吉利。现在好了,公主,你看看。看还有没有哪需要注意。”
  “奴婢看不如再换件好了。”小米拧着神色说。
  “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对我...真好。”两人都想着不能让公主受委屈,这绝不是阿谀逢迎的拍马屁,而是一份贴心的关切。细心到骨子里暖意,让慕轻纱感动得无以复加。
  小豆和小米突地有些腼腆起来,“奴婢不敢......”
  她居住的院子非常大,房屋门口景致很优美,栽种着各种植物。浓密的石榴树开着鲜红的花儿,每棵树下都铺栽着各种鲜花,此刻,夏杜鹃和牡丹、紫薇、紫茉莉、牵牛花、凤仙花鲜花正明媚的绽放着。看来原来的公主很喜欢鲜花,哪个女儿家不爱美丽芬香的花朵呢!
  刺绣筐,各种颜色的布,各种种类和颜色的线,各种刺、绣针全部准备好。古代的夏天没有那么热,坐在树荫下的她,凉风铺面,还有点清爽。
  “公主,你会针黹吗?”小豆和小米不解的看着她,心中升起无数疑惑,自从公主醒来后,完全就变了一个人,现在居然还做起了女红了,真是不可思议。
  “会一点点。可是现在我无从下手。要是有个师傅来教教我就好了。”慕轻纱知道小豆和小米的思疑,可是她也不在意。她的身体完全是公主的,那是绝对真品,查起来她也不会有事。
  “公主,你以前最怕这些清净的手艺,皇上和娘娘都拿你头疼的啊。现在怎么肯学这个了?”
  看来,她的前身,是个十分调皮的混世小魔女呢!她放下针线,转已看向两人,脸上是自信的笑容:“自从我醒来后,我想通了很多了。我不再是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公主了,你们也不要对我觉得那么奇怪。”
  看着公主的一派生机,小豆和小米也安心的舒了一口气,她们的公主,不用再为情所困了。“公主,看到你这样,奴婢真的很高兴。奴婢去差人请师傅过来。”
  得到慕轻纱点了一下头后,小豆才往外面跑去。
  慕轻纱自己都觉得好笑起来,一个现代人,来到古代,居然会这麽心安理得当起了公主。坐在这麽舒适的环境,随意得到一切,忆起在家里所有的凌辱和打骂,就让她觉得心惊胆跳。她总算解脱了,她不像那些穿越过来的女主角,还想着要回去。她不要再回去了,上天不会这麽残忍的对她的。
  “怎么还不来呢?”慕轻纱盼得脖子都长了,等了一个早上了,小豆差得师傅,还没有来。
  “公主,这是正常事啊,驸马是全国首富,身家地位都首屈一指,仇人和冤家织了不少,为了预防那些杀手和不安好心的人混入君府,只能采取深严制。所有进入的陌生人,都有彻查。我也是托卉管家找的人。”卉管家是君府的大管家,只有通过他的准定,才能让闲杂人等进府。
  听到小豆这麽说,慕轻纱愕然。这和进皇宫有什么区别啊,这个君凌风派头都和皇帝一样了。这样的人却是虎为患,难怪皇帝会急着拉拢他。就是可怜了她的前身,一个痴情女子。
  “嗯是呢,公主,不如先用餐,待午膳过后,管家就会带人来了。”小米也说道。
  “公主,奴婢倒是有个好主意,能找到个很快的师傅。小米,你侍候着公主,我去去就回。”小豆嘴角荡起得意又狡猾的笑容。
  待用过膳,小豆带了个人来。那竟是花锦。花锦手包扎着白纱布,朝慕轻纱勉强的笑了一下。
  “见着公主还不下跪!”小豆朝花锦的脚后踢了一脚,害花锦重新不稳,往前跌了下来,促使膝盖也撞下地面,包裹着纱布的手撑住地面。手指和膝盖传来疼痛让她轻吟出声,眉头也紧皱着。
  “还不给公主请安!”小米也喝道,眼瞪着花锦那种颠倒众生的脸蛋,恨不得就此划花她。
  慕轻纱还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花锦跪在地上,“民女拜见公主。”
  这时,卉管家正好带着几个人走过来。看到花锦苍白着脸跪在地上,心里就知道,公主趁少爷不在,又要折腾花锦了。他顾不得其他,上前扶起了花锦。“公主,花锦姑娘带病在身,要是让老爷知道这事,他一定又会...又会大发脾气的。”卉管家也是除了君凌风和二郎外,唯一一个敢对公主说话的人。
  “你不过一个下人,也敢在威胁公主?”小豆怒喝道。
  小米也接口道:“卉管家你人老了,心绪不清了。见着公主,任何草芥之民都得下跪,花锦也不列外。”
  跟住卉管家后面的几个刺绣女子也慌忙的跪了下来。“民女拜见公主。”
  “卉管家误会了,我并没有对花锦做什么。花锦姑娘不舒服,就让她回去歇息着吧。”说过了不要招惹花锦了。谁知,小豆自作主张把花锦带过来,才一过来,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事情就发生了。刚好让大管家看到,看着他那眼神,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那奴才就先带花锦姑娘回去了。”
  “住口,卉管家,花锦是过来教我家公主学针黹的,你带走了人,是不是不安好心,想让公主不快乐?”小米朝卉管家叫嚣道。
  “奴才已把几位师傅请来了,公主可向他们请教。”
  “公主做事还用得着你教诲吗?你再哆嗦,就让人赏你几板子。”小豆也气势嚣嚣道,以往公主都是靠她们两个帮忙着出气的,现在当然敢目中无人的招呼任何人了。
  见卉管家为难的样子,花锦不想让卉管家难做,自动的说:“卉管家,我没事。公主不会为难我的,我就留下来好了。”
  眼前情况已出于她的意料和掌控,慕轻纱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眼见,小豆和小米的“护主心切”已让她的形象饰变成恶毒的公主。
  卉管家看了担忧的看了一眼花锦,才离去。
  慕轻纱轻眼翻上,下唇撅出,往前额吹了一口凉气,以抒发她的郁闷。才发现,现在的自己,额前没有脑海了。“你们都起来吧。那么,都开始吧。”
  婢女们准备了六张刺绣架,见花锦可手在解着纱布,慕轻纱忙阻止道:“花锦,你就看着好了,你帮忙说点意见。”
  花锦受惊若宠的朝她微微一笑,而后轻点了一下头。
  那三个卉管家带来的都是中年女人,其中一个问道:“不知公主想学哪种针黹?”
  慕轻纱往脑海搜索一番,而后认真的说:“据我所知,苏州的苏绣、湖南的湘绣、巴蜀的蜀绣、南越的粤绣、燕山府的京绣、温州的瓯绣、上海的顾绣、苗族的苗绣,还有民间各种绣法,产地不同,风格烔异,要学哪种我确实不知道。花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在场的人都听呆了,慕轻纱传闻是空有美貌而无学识的公主,今天真是大吃一惊。虽则“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是那些个才女,才是男人又爱又恨的。“苏绣以针脚细密、色彩淡雅、绣品精细而著名,蜀绣构图简练,大都采用方格、花条图案,富有装饰性色彩丰富鲜艳,针法严谨,虚实适宜,立体感强,平整光滑,粤绣采用金银线盘金刺绣,绣线平整光亮。构图布局紧密,装饰性强,富有立体感。绣面富丽堂皇、璀璨夺目。”
  “那就先学苏绣好了。”
  在四位师傅的指点下,慕轻纱认真细听,手上也没有停过。“这里,我想接针一下,麻烦师傅们帮帮忙。”
  “我来吧。”一名中年女人朝她笑笑,然后拿着她手里的针。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那女人竟把针直直的刺进她的指甲缝里,十指连心,痛得她低叫了一声:“喝!”
  那中年女人也慌了,紧张的丢下针:“对不起,公主,我不知道会这样!”
  慕轻纱咬了一下嘴唇,忍住疼痛,手指颤抖着。“没关系,我们接着绣吧。”看了她一眼,心里有拂过一丝奇怪,也没在意。
  在场所有人都楞着,没想到,慕轻纱居然会放过她了。小豆和小米却不平了。“来人,给我抓下这个女人。”
  守在远处的侍卫都赶上来,眼看,手就伸上来,按住那女人。慕轻纱低喝一声:“住手!”她转过头来,不悦的看着小豆和小米。“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再擅自主张。”
  小豆和小米两个对望一眼,眼里浮现恐慌,“公主,别生气了!这女人,敢伤害公主,可是死罪啊!”
  “无心之失,何罪之有?”原本心境好好的,可是被小豆和小米再度一搅,也没了心情。
  小豆和小米也不好再辩驳,只好苦着脸低下头,站回一边。小豆和小米也是护主心切,看到她们这副样子,自己心里也难受了一下。她暗叹口气,而后,继续手下的动作。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微信搜公众号“陌上香坊”,关注后发送作品名称,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还能提前阅读作者未发布存稿!
下载陌上APP,免费看小说(v5.0.24)
字数:4139
发布时间:2011-04-25 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