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黎明时分
  姚淑儿根本说不出话,快要窒息的她,眼睛死死地盯着前头的超市,超市老板娘已经下班了,但善良的老板娘,为了她,开了一盏灯,还开了一个摄像头,濒临死亡的姚淑儿,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也别想逃!

  姚淑儿拼尽全力,从张和的禁锢中脱身,但只逃了几秒,她又被抓住了,不过,这一回,两个人扭打的地点换到超市门口,那个明亮的地方,能录下所有罪行的地方,这一次,张和被彻底的激怒了,他不再掐姚淑儿的脖子,而是换成拳打脚踢……

  痛!特别痛!一脚又一脚踢过来,全身都是钻心的痛,而她根本无力躲避。

  血腥味越来越重了,五脏六腑,大概,都被踢烂了吧。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好像失去了知觉,感觉身体不再像皮球那样被踢来踢去,但在她完全失去知觉之前,她仍能听见张和的骂声,到最后,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睁开眼的一刹那,姚淑儿在感谢上帝,对,她在感谢这位不存在的神灵,她活下来了。

  病床上的她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伤有多重,只知道,妈妈坐在病床旁不停地哭泣,她想抬手拭去妈妈的泪水,但手臂却无力抬起,想翻个身,刚刚动了一下,胸口便是一阵剧痛,想说句话,也是十分困难,全身上下,似乎只有脑袋能转动。

  最终还是活下来了,姚淑儿的嘴角微微扬起,配上惨白的面色,有些骇人,病房门口,爸爸正和警察谈话,神色严峻,瞧见这一幕,她的嘴角弧度张开得更大了。

  那时候,她以为她是侥幸活下来的,却没有想到,这份侥幸是别人替她夺取的,而那个人,是李明泽,他救下她,却被张和捅了一刀,手臂差点就废了。

  两名高中生重伤事件,引起当地警察的关注,作为受害者,姚淑儿无法做笔录,手不能动,口不能言,加害者是什么模样,李明泽更是描述不清,当时情况紧急,他推开那个男人后,就被刺了一刀,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懵了,完全没有注意那个男人是什么模样,什么体型。

  笔录做不了了,警察却得到了另外的收获,有一家超市的老板娘,告诉警察,当晚,她家超市门口的监控是打开的,监控录下了一小段的施暴过程,这是很让人兴奋的事情,警察通过监控画面,还有层层排查,很快!在伤害时间发生后的十小时,抓住了犯罪嫌疑人张和。

  在搜查张和住所时,警察并没有找到监控中出现的口罩、鸭舌帽、刀具,办案的警察怀疑这些东西被偷偷处理了,没有了物证,又缺人证,警察以为张和肯定是拒不认罪,没想到,在审问室里,一场怪异的谈话,这个案件就结束了。

  “重伤两人,要判刑多少年?”

  张和一脸平静,语气平稳地询问,他端坐在椅子上,手指不停地把弄手表,丝毫看不出慌张之色。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负责笔录的警察,回答了张和的问题,他是个实习生,这是他接的第一个案件,他紧盯着张和的脸,想要探寻犯罪嫌疑人心里的想法,但他一无所获。

  “三月十六日晚上十点半到十一点,你在何处?在做什么?”

  “警官,不用一个个问题的询问了,我认罪,那两个高中生是我打伤的,”

  听到这些话,两个警察有些惊讶,主动认罪的,他们是头一次见,“那么,凶器藏在哪里了?为什么伤人?”

  “凶器?那把刀吗?藏在床板夹缝里,伤人原因?”张和停顿了一下,凶狠之色从眼中一闪而过,“她偷了我的钱!”

  犯罪嫌疑人很快认罪,问什么就回答什么,审问很是顺利,审问结束之前,做笔录的年轻警察,多嘴问了一句:“受害者名义上是你的表妹,还是个未成年人,你怎么下手那么狠?”

  “表妹吗?”张和不以为然的嗤笑,抬头看着这个年轻的警察,面部表情很是自然,只是嘴唇微动,说了一句不出声的话,这句话,却让这个实习警察不寒而栗,通过口型,他能读懂张和的话,他说:“呸,去死吧。”

  犯人被带走了,笔录已经结束了,年轻的警察,定定地站在原地,站了十几秒,然后离开了审问室,是的,他被那句话恶毒的话,吓到了,这是他接触的第一个犯人,也是第一个,让他觉得非常可怕的人。

  凶器找到了,再加上监控画面,取证很快结束了,审判也下来了,因为琐事重伤两名学生,犯人张和,判刑四年。

  张和入狱的那一天,姚淑儿身体状态较好,能下床走路,她恳求父母,带她去监狱,她想要亲眼看见张和踏进那个门口,虽然觉得没必要,但是在女儿的极力要求下,姚爸同意了,同行的还有李明泽一家人,毕竟都是受害者……

  那一天,潞河市的气温只有八度,天空下起了小雨,空气弥漫潮湿的气息,爸爸撑伞,姚淑儿则倚靠在妈妈的肩膀,她的一身伤痛,让她至今仍不能站稳,李明泽稍微好一些,他的手臂被刺伤,失血过多,脸色仍旧苍白。

  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对“警车”二字尤为敏感,他们一直以为,这些犯罪的、办案的,离他们很遥远,张和从警车下来了,带上了口罩,也戴上了手铐,高大强壮的他,夹在两个清瘦的警察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张和走到监狱大门时,突然转过身,扯下口罩,看向姚淑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的手上还做了几个动作,也就是这些动作,引来了一阵急促的尖叫声,这个尖叫声吓到了李明泽。

  他知道,是谁发出来的。

  他扭头一看,只见本来好好的姚淑儿突然变得躁动,她在姚妈的怀中不停扭动,眼睛死死地盯住张和,凶狠得像一只狼,想要冲上去撕碎张和,身旁的姚爸连忙扔掉雨伞,环抱住女儿,不停地安慰道:“淑儿,没事了,没事了,他都进监狱了,他伤害不了你的,乖女儿,不怕不怕,”

  姚淑儿不停地尖叫,像一头受伤的小鹿,让人心疼、让人心痛,李明泽很想过去抱住她,告诉她,“别怕,别怕,”但他始终迈不出这个脚步。
字数:2155
发布时间:2018-12-04 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