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以身相许吗?
  “去,叫云岚小姐下车。”

  金嬷嬷语气尖锐,丝毫没有把马车里的人放在眼里。

  “是。”

  金嬷嬷身后的侍卫立马应了一声,走到马车前,大吼一声,就像是在喊闹事的贼人一般,“云岚小姐,金嬷嬷让你出来。”

  “啪!”

  一块点心声音响亮的砸在那侍卫的脸上,金嬷嬷等人不由得定睛往马车那边看去。

  那个黑色的普通马车,竟没半点动静,寒风凛冽,而马车的黑色车帘,还是那么平整的下垂,仿佛本应如此,就在这时,马车内传出一道银铃般清脆却又张扬至极的女子声音,“你是什么东西,配我家姐姐见你吗?”

  “限你三炷香的时间,让你那所谓的大夫人过来,给我家姐姐磕一百个响头,再让我家姐姐看看心情,到底去不去什么右相府。”

  “我家夫人何等尊贵,别说是你一个丫鬟,就算是你家云澜小姐见到我家夫人,还不得卑躬屈膝的。”金嬷嬷闻言大怒。

  “呵,这可由不得你。”

  小安冷笑一声,掀开车帘跳了出去,福伯也跟着跳了出来。

  “轰!”

  而就当小安和福伯跳下马车的瞬间,整个马车随之一颤后发出一个巨响。

  本来好好坐在那里毫无防备的楚云澜被马车里那个本应晕迷不醒的男子压在身下。

  楚云澜整个人一愣,耳边飘来喑哑低沉,却丝毫不掩邪魅醉人的声音,“不许乱叫。”

  “姐姐你没事吧。”

  马车外传来小安担心的声音。

  楚云澜被这声音惑得晕了晕,大脑完全不听使唤了,“无事。”

  马车外的小安和福伯这才放下心来。

  而反应过来楚云澜不由得懊恼的皱了皱眉,一向自认为已经心如止水的她,怎么就这么听这人的话,“说吧,你都听到了什么。”

  “咳咳,我怎么会在这里?”

  可能是刚刚的动作碰到了伤口,墨熙绝虚弱的咳嗽出声,可本找好了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这么一句。

  缩在角落里的小狐狸用大尾巴挡住了自己的狐狸脸。

  这么丢人,一定不是它的主子!

  一定不是!

  他家主子英明神武,惊才绝艳,才不是忒货呢!

  楚云澜眨眨眸,在眨眨眸,她好像想多了,“你受伤晕倒在路边,我救了你。”

  “就这样?”

  邪魅惑人的声音再次逼来。

  “当然不是!”

  楚云澜一口打断了男子的话,说出自己的目的,楚云澜的眼睛避开男子宛若星辰般璀璨生辉的深邃眼眸,“常言道,救命之恩,是不是应该应该……”

  “以身相许吗?”

  惑人的声音竟然如愿逼来,男子可能是因为身上的伤,呼吸粗重,炽热的呼吸喷在楚云澜脸上,弄得楚云澜的面色微红。

  楚云澜却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这好像对我没有好处吧……”

  “公子好像正在被人追杀吧。”

  楚云澜推了推墨熙绝的胸膛,示意墨熙绝让开,不慌不忙的开口,“再说,小女只想让你帮个忙而已。”

  “治公子这一身伤,小女可是浪费了不少珍贵药材呢。”

  墨熙绝也注意到二人的姿势不雅,翻身做到楚云澜身边,看着楚云澜不慌不忙的做起来,声音惑人依旧,“那我可以给你金钱。”

  “可你余毒未清。”

  “你是在威胁我吗?”

  男子的声音尽管带着丝丝沙哑,却沉稳有力,不容质疑。

  楚云澜微微一笑,恰似三月春水映桃花,“这怎能是威胁呢。”

  “公子正被人追杀,我给你容易,可以让你避过仇家不说,我还能帮你疗伤,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情,是个人都会同意的。”

  楚云澜无比真诚的看着墨熙绝的灿若星辰般的眼眸,一眨再眨,光华流转间,绰绰生辉。

  “快快快扶本夫人下车,我的乖外孙女就在外面呢。”

  那镇国将军府的马车里,隐隐传来老太太不满的声音。

  终于,镇国将军府的马车在几人不远处停下来。

  站在马车旁丫鬟,掀起车帘,一个老妇人宰一个丫鬟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下了马车,宁老夫人一边被身边的丫鬟扶着,一边被那赶过去的黑衣妇人扶着,步履缓慢急切,却沉稳有力。

  “奴奴婢拜见宁老夫人。”

  金嬷嬷一看镇国将军府的老妇人出来了,连忙行礼问好。

  连自家夫人都惧怕的人,她这个做吓人的,怎敢得罪。

  再说了,她刚刚可是听到了男人咳嗽的声音。

  看来云岚小姐带回一个穷酸丈夫回来是真的了……

  “小姐,宁老夫人来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福伯忽然开口对马车里说道。

  “外祖母,大冷天的,你怎么亲自来了。”

  马车内的楚云澜也是一呆,一边说着,一边下了马车,几步走到宁老夫人面前,俯身行礼,“云澜见过外祖母。”

  “乖孙女,快起来让外祖母看看。”

  楚云澜依言抬起头来,冲老人家温和一笑,风华无双。

  宁老夫人是越看楚云澜越喜欢,无视右相前来的人,宁老夫人直接把楚云澜拽上了自家马车。

  进入京城,人人都认识镇国将军府的马车,见之避让,马车一路上畅通无阻的来到将军府门前,犯了旧疾的宁老将军也顾不得什么旧不旧疾的了,早早就等到府门外。

  楚云澜扶着宁老夫人走下马车,精通医术的她,只一眼便看出宁老将军的顽固旧疾。

  如此寒冷的天气,还让一个有病的老人在寒风中等着,楚云澜心底动容,心底暗暗发誓:无论将来是怎样,她一定不会辜负这两个老人家的。

  楚云澜被老两口拉着,在无数丫鬟家丁的簇拥下进了将军府,现在正值午时,老两口就把楚云澜直接拉到了饭厅。

  宁老夫人可能是事先想好了,这个乡下回来的外孙女也许会怕生什么的,便没有让家里各房子孙过来。

  就老两口和楚云澜三个人坐在饭桌上,宁老夫人不断往楚云澜面前的盘子夹各种大鱼大肉,似乎想一顿饭,能将和外孙女错过的即使你那补回来,也把少女纤瘦的身子养回来。
字数:2041
发布时间:2019-02-21 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