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倒插门的丈夫?
  正当楚云澜默默承受这些的时候,管家领着小安,福伯,还有那个刚刚晕迷不醒的便宜夫君来了。

  只听管家对宁老将军和宁老夫人道:“老爷,夫人,云岚小姐的家人带来了。”

  宁老夫人站起来,对福伯很是礼貌,“多谢老丈抚养云岚多年。”

  “奴才本就是出家下人,抚养小姐成人是应该的。”福伯客气礼貌的道。

  宁老将军看着一个一身粗布衣,面貌平凡,一脸褶皱,一看就是老师的农家人,这样的人能把外孙女养大成人,着实不易,“这些年辛苦你了,你就留在将军府颐养天年吧,也算是你养大云岚的回报。”

  “多谢宁将军,夫人临终前托付我要照顾好小姐,奴才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小姐。”

  宁老将军看福伯忠诚如此,便不再强求,“有你这样忠诚的下人,佳颖在天之灵也欣慰了。”

  “小安见过宁老将军,见过宁老夫人。”小安倒是自来熟,主动跟二老问好。

  看着眼前这个机灵古怪的小姑娘,宁老将军和宁老夫人二老忍不住新生喜爱,宁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你是跟云岚相依为命的妹妹吧,过来,让外祖母好好看看。”

  小安乖巧的过去,说了好些好听的话。

  一下子得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外孙女,宁老夫人乐得合不拢嘴。

  “你就是云岚那个倒插门的丈夫?”

  宁老将军这才注意到一直驻在那里的年轻男子。

  楚云澜一听这话,心底一凸,手心手背全是冷汗。

  她事先也虽跟这人说过缘由,到这人也没同意啊。

  试想一个男子,无故被人扣上夫君的头街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是倒插门的!

  而那个在马车上还意愿不明的墨熙绝,竟想宁老将军和宁老夫人微微颔首,声音低沉平淡,“在下正是。”

  四个字,终于让楚云澜放心了。

  不由得含笑看了眼墨熙绝,墨熙绝回以微笑。

  尽管在平凡的外表下,在正午的暖阳,依旧带着别样滋味。

  只一眼,楚云澜竟然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仿佛忘记了所有,忽然宁老夫人不满的声音打断,“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就你这模样在这出身,还是个吃软饭的,你给我家云岚都不配。”

  “不是老太太我找你麻烦,欺负了你,你自己说说,你跟着我家云岚,是不是你委屈了我们家的云岚。”

  听着宁老夫人喋喋不休的话,楚云澜的眼皮一凸再凸,想替这个便宜夫君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正当楚云澜上下为难的时候,只听那春风般和煦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是在下无能。”

  “知道自己无能就好。”

  宁老夫人冷哼一声,一伸手,她身后的丫鬟便拿出一个卷轴,宁老夫人随手把卷轴扔给墨熙绝。

  墨熙绝随手接过,打开卷轴一看,只觉得眼前一黑……

  接着便响起宁老夫人居高临下的声音,“你签了这封休书,本夫人自会给你黄金百两,自己回乡下好好过日子吧。”

  楚云澜瞄了一眼,那个外祖母口中的休书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目光移到墨熙绝脸上,这时墨熙绝也抬眸看着她,楚云澜登时瞪眼:你敢说出来试试,我可不介意立马送你去地府报告!

  墨熙绝却看也没看楚云澜一眼,上前两步,把休书完完整整的放在饭桌上,道:“宁老夫人,笑声虽不才,但好歹是个读书人,我是即穷酸,又胸无大志,但我和云澜是真心相爱的咳咳咳……”

  墨熙绝的话才刚说到一半,可能是一系列动作牵扯到伤口了,猛烈的咳嗽起来。

  楚云澜也回过神来,看此人如此上道,她若是不把戏做足了,岂不是浪费了如此卖力演戏的,呃,她还不知道这个的名字。

  楚云澜上前,动作轻柔的拍着墨熙绝的后背,声音更是温柔得能化出水来,“夫君,你没事吧,你别听外祖母的,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

  “云岚,外祖母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嘛。”

  宁老夫人一脸心疼的看着楚云澜,希望楚云澜能真正明白,什么才是对她最好的,“你娘亲在世的时候,就帮你定下了亲事,是和当朝国舅刑部侍郎楚云卿的好亲事,云卿虽说木纳了点,但我可知道,他对你这个未婚妻还是很上心的。”

  听到自己还有个未婚夫,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她怎么不知道她还有个未婚夫,再回想下,那少女和那男子双双遇难时的那种惺惺相惜。

  如此相爱的两个人,又怎么会在乎别人呢。

  楚云澜稳定住自己的情绪,黛色的长眉一凝,“外祖母,我只喜欢我夫君。”

  “国舅爷天纵奇才,云澜高攀不起。”

  “呸呸呸,什么高攀不起,别忘了,你是我将军府的小姐,还是右相府的嫡出小姐。”宁老夫人不屑看了墨熙绝一眼,道:“别说国舅爷,就是摄政王你也配得上,跟这吃软饭的书生在一起,就是断送你的锦绣前程。”

  “云岚啊,不是外祖母不通情理,外祖母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你好,就你这相貌,这出身,不应该如此。”

  楚云澜咬了咬下唇,“外祖母,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但人各有志,云澜这辈子所求所愿,不过是与身侧之人,厮守一生而已。”

  说着,楚云澜紧紧握住墨熙绝的手。

  感觉到抚在手上柔弱无骨的纤手,墨熙绝全身一僵,心跳加速,毫不犹豫的反手紧紧握住那只微凉的纤手,一直坚持的信念,终于得偿所愿,他,怎能放手,“宁老夫人,宁老将军,小生不会让二老失望的。”

  “还请二老成全我们。”

  此言一出,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无数大风大浪都不成心慌的宁老将军,看着眼前这个平凡的年轻人,竟然觉得前所未有的不胜惶恐,稳住心神,宁老将军方才缓缓开口,“你拿什么不让我们对你失望。”
字数:2021
发布时间:2019-02-21 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