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基友指南

最佳基友指南

北妄°

支持作者,拒绝盗版,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陌上原创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观音菩萨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清塘市除市区以外,别的地方基本无人管辖。素有三不管地带西坪坝,还有鱼目混珠买卖茶水的茶市。

  说好听点是茶市,实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那也只能是里头的人知道了。

  不过别管茶市有什么好东西,那些自然跟只搞正经买卖的沈儒新没什么关系。沈儒新只照常来茶市找人进茶,为自己的那家算不上生意火爆的茶馆做打算。

  “小沈今天又来进货了?”

  “是,”沈儒新照旧递给对方一根烟,摸出自己就没怎么用过的打火机递给他:“老彭,孝敬你的。不然谁也别想从我身上摸出这东西。”

  “小沈啊,你是个正经生意人,”老彭从沈儒新手里接过烟和火机的动作相当熟练,没有一点受之有愧的意思:“现在像你这样的正经做生意的人没几个,偏偏被我遇上了。等着,给你留了最好的。”

  沈儒新勾了勾嘴角,道了一声谢。

  老彭总是形容沈儒新是个正经生意人,在东路设有一家茶馆,据说家里头都是当医生的。反正沈儒新每回来,除了茶叶,别的什么东西一眼都不带看的。

  “小沈,你看这是我刚进的红茶,少说有八年茶龄了。”

  老彭跟献宝似的抓了一把捧到了沈儒新跟前,沈儒新瞥了一眼后半响没说话,目光里似是飘过了什么,一闪而过。

  “谢谢您了,”沈儒新扯了扯嘴角:“装箱扔到车后备箱吧。”

  老彭应下了,让店员赶紧给他装箱扔上车去。

  刚才沈儒新的眼神老彭自然是瞧见了,只是这小子摆明了知道自己在坑他呢,竟然还能默不作声。

  “小沈,装箱这种事儿给他就行,你喝茶?”

  哟,坑完了茶龄,还要缺斤少两?

  沈儒新要还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就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了。一腔怒火窝在心里头险些就要脱口骂娘,便听到了外头的叫声十分火热。

  沈儒新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自己运气说不上的好,进个货还能撞上清塘茶市的独门好戏了。

  清塘市正值冬季,这个点外头的天儿已经有点黑。

  沈儒新出来从里头出来那会儿,瞧见店员手臂上有一道划痕,路边的灯很暗,刚巧打在了他的手臂上,大概是什么刀片之类的划伤了。

  “让你装箱你嚷嚷什么?!不想混了是不是!”

  沈儒新前脚出来,老彭后脚就跟了上来,冲着装箱的一通吼,估摸着是怕自己心里头那个鬼主意没能在沈儒新身上得逞,一边走出来,连店员的面都没瞧见就嚷嚷上了。

  “抓贼!这小子偷我钱包。”

  平时被老彭压榨得挺惨,钱包被偷这事足够让这店员义愤填膺一阵了。正说着,随手就把一小伙子推了出来。

  那小伙子也不知道是头一回干这事不上道,还是冷得没站稳,直接被撂倒在地上,手还抖着,目光死死地往这边儿看。

  “小子,也不看看清塘茶市是什么地方就敢偷东西,还偷到我店里人头上来了?!”

  老彭想着好事儿被搅和了,心里头憋屈,不等店员上手,自己就走过去踹了两脚:“去你的晦气!”

  “大冷天儿的,老彭,筋骨活动活动也就算了。”

  在一旁原本只打算看好戏的沈儒新大概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噙着笑走到大伙儿跟前,还不忘拍了拍老彭的肩膀:“这不是没偷着吗,老彭,给我个面子,把人放了。”

  “哎哟,小沈,你是不知道这一带有多乱,这种人不能放过,你这是当好人当上瘾了。”

  沈儒新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心道:不当好人能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给我挖坑呢?

  继而面不改色地瞥了一眼地上的小伙子,登时眼神就变了。

  大冷天儿的,虽说没下雪,他只穿了一件单衣。方才离得远,沈儒新没把心思放他身上,但这会儿借着路灯能瞧见,除了老彭刚才那两下,他身上竟然还有不少的伤。

  不算密集,但都是新的。

  那小伙子的目光也落在了沈儒新身上,大概是眼瞅着沈儒新帮他说话了,这会儿就跟拽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着沈儒新的裤腿没敢放:“救救我,大哥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儒新的裤腿因为他这一拽沾了不少血迹,只得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拽着自己的裤子以免被他拽下来了没法收场:“钱包没丢就行了,我看你也是个好人,”沈儒新朝那店员笑了笑:谁都不容易,放了他吧。我看他还是个孩子,说不定是谁家野孩子出来闹事的。”

  “我的天啊,沈老板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一片吧?你当市中心呢?!这种人今天放了,明天就上赶着你家偷去!”

  “我没有!我真的是第一次,以后不会再有了!大哥,大哥你行行好,您是观音菩萨转世,我妈脑瘫还在医院住着,可怜我啊大哥……”

  店员被偷钱包当然最不爽,这会儿瞧见沈儒新帮他说话,旁边偷东西的还在瞎嚷嚷,惹得他火就往上冒。沈儒新眯了眯眼,瞥了拽着自己裤腿没放的小伙子:“老彭,这事儿非得处理,那就只能叫警察。”

  沈儒新这一句撂下,在场除了他之外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清塘镇的茶市,我也进进出出这么多年了,这里有什么,我多少了解一些。恐怕就是老彭,你这里也有那东西吧?”

  老彭登时冷汗就出来了,没敢吭声说一句话。

  “把这孩子抓走不是什么大事,就怕老彭你的东西,”沈儒新恰到好处地笑了笑,目光随即落在了老彭那龟缩的身上:“也要保不住了吧?”

  沈儒新的威胁太明显,老彭手抖着擦了擦自己的额头,立刻识趣地瞪了店员一眼:“钱包没丢就不是什么大事,嚷嚷什么?赶紧帮沈老板把货装了。”

  “不必,”沈儒新拍了拍拽着自己裤腿的手,但奈何对方并没有松手的意思,他只得站在原地:“他也受伤了,包扎一下吧。货我明天再来取也不迟。”

  老彭这会儿恨不得赶紧把沈儒新这尊大佛送走,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差没给他火箭让他赶紧滚出这二里地,连声应下之后,沈儒新终于绷不住自己脸上那一点微笑的表情,蹲下身子:“起开了,赶紧走,别拽着我。”

  “……”

  沈儒新依旧没感觉到对方松手。

  “喂。”

  沈儒新皱了皱眉,索性一把推开了他,把自己的裤腿从他的手里拽了出来。

  随即沈儒新惊喜地发现,这小伙子不知道是在这大冷天儿里风里来雨里去,身子虚了,还是因为身上的伤让他撑不住,竟拽着他裤腿昏了过去。

  头一回,沈儒新觉得自己这个观音菩萨给自己惹上事了。
字数:2275
发布时间:2019-03-28 16:49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