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母上大人逼婚狠
  说来薛氏太妃虽然是武将世家,但在陈青眼里,他家母妃想来是温柔贤惠女子,可是故事若是从薛太妃特地去见过病恹恹的薛玲珑开始讲,人家姑娘到现在还病歪歪,看见他这表姑母还只顾掉眼泪,那委屈,那心碎,那娇柔,闹得薛太妃瞬间母性爆发,拉着侄女儿的手,给自家儿子一顿臭骂。

  临了见了自家堂兄与堂叔,信誓旦旦保证要给自家闺女一个说法,却见薛家话里话外都有了退婚的意思,却说薛太妃是个心思过人的,忙揣度了问薛二太爷“玲珑一直没说到底是怎么了,我看在王府玲珑分明是喜欢我家秀儿的,莫不是为着那些闲话吃醋伤心起来,若是真为这个,二叔你放心,孩子不懂事自有我这做娘的教导,孩子们的婚事,咱亲上加亲,我自不会亏待了自家闺女。”

  另一头,薛玲珑奶娘正在树下偷听,回房薛玲珑忙问“表姑母可答应退婚?”

  “额……”

  “乳娘你快说,别想着瞒骗我。”

  “我看小姐你还是死心吧,先不说你与那恩公只有匆匆一面,大海捞针,莫滴白白耽误年华。”

  “再者我看王妃还是疼小姐的,亲自来了不说,还送了那么多好东西。”

  “最巧是太王妃还以为小姐你是为了淮阳王爷和那男人的事儿才病的,口口声声要给你做主呢,太爷和老爷现又开始忙着给你备嫁妆呢……算起来重阳也没几天了,正是热闹时节,咱们这样人家,总要顾忌体面排场的,所以还有得忙呢……”

  “啊……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

  薛玲珑心内一着急脑袋一歪,再次晕过去,闭眼之前,眼里生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绝望,她想说,如果能重来,便是有鬼拉着,她也再不向陈青献媚示好,绝不!!

  可是奈何世上没有如果,有的只是山雨欲来的恶寒。

  彼时,今天衙门清闲,陈青坐在后堂,忽然一阵寒风,大大喷嚏,然后鸣冤鼓大作,小衙役跑来说“大……大人……”

  “何人鸣冤,你慌什么?!!”

  “是……是王妃……不不,是您家王妃。”

  “胡说王爷尚未完婚哪来的王妃?”韩晨同韩小义尸房出来,韩小义笑着打趣。

  “不……不是,是王爷您母亲来了!”

  “母妃来了为何敲鸣冤鼓?”

  “回大人,王爷……不止击鼓,太妃娘娘还正品大妆,带了府兵进来,现已经在堂前,说……说是要告状。”

  时陈青忙便装跑出了,忙拱手问“母妃您这是?”

  “少废话,换了官府,招来主簿衙役,我要告状!”

  “这是何人惹了母妃生气,只管告诉儿子,儿替你收拾了便罢。”

  “这个人你收拾不了,本宫来你这儿上告,你好移交大理寺,实在不行,让陛下准我三司会审才好。”

  “母妃这……”

  “快去换官府来!”

  “慢!”

  “母妃不告了?”

  “不,我是要告诉你,把韩主簿也叫上来,听说韩主簿耳聪目明,过耳不忘,本宫要他一字不落,记录本宫所言。”

  “阿娘……您这是要干嘛?”

  “立刻去换官府,升堂!!”

  升堂,陈青上座,韩晨在侧,府兵退外间关门,韩晨自知,这是审问宗族才有的惯例,闭府审问,多以皇家内务特权。

  薛太妃拱手对陈青道“陈薛氏修仪,十五为淮阳王妻,十六生长子,十八生次子,足二十三岁才得第三子,先皇承恩六十四年,夫君,长子,次子,皆死于宣板大战,于今已经十八载,我夫君一生精忠报国,我长子,次子,从来忠勇孝悌,如今我却唯我一门寡居,独有幼子长成。”

  “阿娘您……”

  “你闭嘴!听我说完!!”

  “薛修仪愧对我夫陈楠,愧对先皇,愧对婆母先孝贤淑皇贵妃,生子不孝,不尊母命,不听君上,不闻媒妁,胡作非为,势要断了淮阳王府一脉忠烈传承视为不孝,不听圣旨完婚视为不忠,不顾老母心愿视为不仁,枉顾未婚妻名节不婚视为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儿子,陈薛氏上告府衙,逆子罪犯滔天,愿与其断绝母子亲情,逐出家谱,永不相见!!”

  “母妃您……您这是要逼死儿子?”

  “哼,我何曾有福气养出你这等没人伦的儿子。”

  “本宫说的话,韩主簿可听明白,记清楚了?”

  韩晨望一眼纸上空白,握住笔的指节都发白,薛太妃却不依不饶,又问“如本宫所述,此等案情,按照陈法,敢问韩主簿,该如何判定?”

  韩晨起身,拱手堂前拜,对堂上人道“抗旨不尊,死罪,不孝父母,忤逆,依照情节轻重,不赦者,重打四十,流放三千里,无辜悔婚者,需重打四十,或商定退婚,或仍娶原妻。”

  “好,既然韩主簿说得如此明白,那大人你裁夺吧。”

  “阿满你……”

  “还请大人遵旨完婚。”

  “韩昭皙!”

  “律法在上,主簿昭皙跪请大人尊圣意,敬母命完人伦大礼,为王府开枝散叶。”

  “韩晨,你给我站起来!”

  “还请大人答应。”

  “还算韩主簿是个明白人,陈青我告诉你,从明天开始,你给我回府筹备大婚,玲珑和周氏都要进门,你若不从,明天我要是再来,便只能是到御前,与你断了这母子二十六年的情分,你心里既然没有淮阳王府,那我也再不必有你这儿子。”

  “母妃……为何连昭皙你也要这样啊?”

  “要不……四哥就只当为我积福……韩晨不愿意成为淮阳王府千秋忠烈的千古罪人,不愿意见王妃再这般兴师动众,字字血泪,算我求你好不好?”

  “我……”

  “好,好,我……我娶,一个也罢,一双也好,我都娶!”

  “我从未想过,你也能逼我到如斯……韩昭皙果然是韩昭皙!”

  “退堂!”

  陈青拂袖奔出府衙,韩晨无声栽倒,直到韩小义飞跑上来接住歪倒的韩晨,薛太妃见那已经发白得没什么血色的脸,对上韩小义杀人一般红了的双眼,不由惊得身子也晃了一晃,竟有些后怕。
字数:2066
发布时间:2019-10-06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