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挚爱之人
  燕府的庭院中落满了雪,那人就站在那里,背对着南无赦,正仰头望着夜空,那里只有灰蒙蒙阴暗,不知他在忧思些什么,或是在回忆些什么。

  是陆承。

  略有几点阴灵虫雪似的飘飞在他黑袍身边,他轻轻低吟着一些耳熟的小调子,仔细一听,还能听出点词数:

  虫儿啊,虫儿啊,下雨了你怎么不回家……

  灯火已经褪去了不少,但仍能映着雪影,昏黄着摇摇晃晃、簌簌而落,撒下亮晶晶一片,被南无赦一长靴踩在脚下,压出灰痕,积雪嘎吱一声,打断了陆承小调哼唱。

  霎时间死般寂静。

  有一滴雪落,被周遭灯火融化成冰溜,碎砸到冰冷木板路上。

  南无赦直接问道:“既是地狱道,为何与南栎为伍,既与南栎为伍,那凭什么要借燕沐王的兵,你到底是谁。”

  陆承沉声道:“那你又是谁?凭什么借兵?”

  又来了,那个声音除了太过冰冷,都与记忆中的先生甚是相似,总会让南无赦不得不心软。

  但南无赦一向认为自己足够理智冷静,他亲眼见过那个人的尸身。

  南无赦认真道:“我不过是个清越弟子。”

  陆承也认真道:“那就不要掺和了。”

  “若我非要掺和呢?”

  “那么……”陆承周身阴灵虫像是听懂了他说的话,突然灯光都变成红色的了。陆承安抚下阴灵虫,慵懒开口道:“地狱之火,你要试试么?”

  南无赦轻蔑一笑:“呵,这些虫子的内心皆是怨灵,说不定随时就会反噬于你,要控制地狱之火?你在开玩笑?倒还不如趁早杀死那些东西。”

  陆承指尖略微一勾,放飞了一片阴灵虫回归夜空,又道:“怨灵以食人血为生,被迫游离世间,错本在我。”

  “那你为何还要修地狱道?”

  “为了活着。”

  “活着?”

  陆承又道:“有一挚爱,独自离家,我不放心。”

  陆承的嗓音温柔低哑,说出这句话,更多了几分柔情,他转过身来,忽见银发映雪纷飞,似是在说这个人有多难,他继续道:

  “所以我必须活着,哪怕是地狱之路,也要活着去找他。”

  南无赦有一瞬间的失神,偏过头去,“我也有一挚爱,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我也要为了他与他所奉献的,活下去。”

  陆承怔了怔,又道:“就算你这么说,借兵一事,我也不能让着你。”

  南无赦一笑,“那你也该知道,我一样不会相让。若阁下非要与我争抢不可,那我也只好与地狱道……

  拼命。”

  陆承在面具底下叹了气,“青越素以清心寡欲闻名,我很好奇,能让一个青越弟子如此拼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可惜在他死后,我才知道自己多么深的爱他。”

  “其实你我很相似,我是在他离开身边之后,才发觉自己爱他,但幸好,我知道他会活着。”

  陆承显然是不愿引战,试探性道:“南公子,不如你我交个朋友,待我眼下事情了结,再与你兵借?”

  “我不能再等了。”

  南无赦眼神坚定,从不曾变过。
字数:1050
发布时间:2020-06-30 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