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我就先来给诸位皇子介绍一下。」太傅说著,把小顺请了出来,「这位是孙若离公子,他的年纪跟诸位相仿,可功力匪浅,作为大家的陪练是再适合不过了,大家以后要互相学习,好好切磋切磋。」

  太傅对小顺的赞赏形露于色,让其他人都有些眼红,跟太子一样,都在纷纷商议著,该怎么挫挫这小子的锐气。

  「你们现在有这么多人,不如派选一位作为『将军』,以后就由『将军』负责带领大家出躁练功吧!」太傅提议著说:「可是,选谁比较好呢?」他环视了这帮家伙一周,问。

  「无所谓,反正这里我最大,这『将军』我做定了!」

  二皇子双手抱胸,自信过剩的斜著眼睛说,可六皇子不依了,虽然他只有八岁,但凭什么只有年岁大的才能做「将军」?

  「我不管、我不管!我也要做、我也要做!我也要做将军!」

  「嗤,普通的将军你们自己做个够吧,我要做神奇无敌大将军!」五皇子也不甘落后。

  「那我要做霹雳风火大将军!」四皇子说。

  全场只有太子的表现最为沉稳大度,他冷冷地看著他们你争我夺,嗤笑道:

  「一个、两个都还是小屁孩子!换我,要做就做英俊潇洒、天上有地下无的美貌大将军!」

  最后,太傅看不下去了,吼道:「好了好了,你们全都是英俊潇洒、天上有、地下无的美貌大将军,满意了没有?」

  真是的,皇上的子嗣虽多,可光这些家伙的模样,有哪个像是可造之才呀?

  「好,话就说到这里,咱们开始今天的练功。」太传说著,在地上画了几个圈,对皇子们说:「你们十个人分成五对,互相作为对手,首先练习的是擒拿术和摔跤,编排好对手就准备开始吧!」

  结果怞签时,二皇子怞到跟小顺一对,太子则跟侞臭未干的六皇子一对,在一旁郁闷得都快要冒火了!

  我不干!凭什么二哥那小心眼可以跟孙若离一对,自己就要陪六弟这小毛猴子玩耍?应该是我跟孙若离组成一对才对呀!

  其实不服气的何止太子一个?不能跟眼中钉同组,并且顺便趁机教训他一顿的二皇子也非常郁闷,而他的眼中钉自然就是小他两个月,却反而坐上太子之位的某某人!

  小顺跟二皇子相向而立、目视对方、身体僵直,都在凝聚力量,蓄势待发。

  「二皇子,得罪了!」

  首先发难的是小顺,运用到擒拿术这项技能,他的体形并不能占优势,可津准的手法和勇猛的出击,却屡屡成功压制住对手,使对手丝毫不能占著便宜。

  那二皇子明显不是个什么善良之辈,见到自己每每出击却屡屡受挫,哪能安分的与之比画?一个陰招就把小顺扫翻在地,再狠狠的一脚踩上去!幸亏,小顺反应敏捷,躲了开来,内脏是免于受创,可一只脚还是被重重的踩了一下,当下痛得直发抖!

  「二皇子,你!」太傅见状,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拳脚不长眼,是他自己学艺不津,受了伤能怪谁?」二皇子说得还很理直气壮。

  小顺抱著受伤的脚,非常气愤不已!

  这当皇子的人就这么个性子?将来要是有个万一,天下落到了他手上,不知还要经历何种灾难呢!

  其实,现场还有一个人比小顺还要吃惊、还要愤怒!

  妈的,赵之闳,你行啊,连我看中的人都敢碰!绝不饶你,以后一定要让你长住冷宫,永世不得翻身,咱走著瞧!

  趁著大家都围著小顺乱哄哄地议论著的时候,太子悄悄地往一边走去,不久后就拿回了一瓶淡黄色液体,拨开人群走到伤者跟前,问:

  「怎么样,断掉没有?」

  「……」虽然也生太子的气,但小顺还是乖乖的回话,「没有,皮肉之伤而已,用不著你鸡婆!」

  「是吗?那就太可惜了!」太子摇一摇头,叹息道:「我这正好有境外传过来的千年圣水,可治百病,有伤的医伤,没伤的强身健体;但你既然不用我管了,那这宝贝我就省下来了。」

  小顺对太子手上的圣水是没多大兴趣啦,但旁边的皇子们可不这么想,尤其是二皇子。

  西域圣水这东西二皇子是听说过的,传说这些圣水即使是在西域也是千年不能产一回,异常珍贵。传送过来的这一点点,皇帝自己都没舍得用,却给了太子这小兔崽子,这口气叫他如何吞得下?于是,他想都没想就夺过太子手上的「圣水」,咕咚咕咚全灌进肚子里!

  哼,要强身健体,当然也要先强我的身、健我的体!

  「你……你!……」太子指著二皇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这圣水我不能喝呀?」大模大样地擦了擦嘴角,二皇子得意的说:「你还想要的话,再跟父王拿不就是了?反正你要什么他都会给!」

  可问题是,这不是父王的东西,而是他赵之悭自己「制造」的东西呀!太子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奇怪,好像很想笑,但又强忍著不笑出来似的。

  「老二,我问你一个问题,这圣水的味道如何?」

  「当然是甘美无比、堪比玉液琼浆,哼,连你都没喝过吧!」

  如此想著,二皇子得意的不得了,尽管这圣水其实并不好喝,甚至还有一股咸咸的怪味道。

  「……谁说圣水是用来喝的?」不好了,忍不住了!忍笑忍得快要爆炸啦!

  「那是用来外涂的,你居然把它全喝进去了,还称其味道好,我真佩服、佩服啊!」

  「什么?」二皇子大惊,连忙干呕,「咬!……咳!你这混蛋,为什么不早说?咳!……」太糟糕了,喝了不能喝的东西,我会不会因此而中毒呀?

  终于忍不住了,太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抱著肚子捶打著地面直打滚,足足笑了一刻钟,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他在搞什么南北西东。

  「哈哈……不用担心,其实这圣水喝了也不会死人,反而还真的有一种特异的养生功能。」终于笑够了,太子这才稍微停了一下。

  「你能喝到圣水,应该觉得三生有幸才对!」

  毕竟是他当朝皇太子的童子尿嘛,当然不是俗物,其功效肯定值得推敲!

  没错,二皇子抢去的,正是珍贵无比的圣水,不过原产地不是西域,而是皇宫,由咱们太子殿下一点一滴制造出来的……尿!

  本来看著小顺受了外伤,他心里疼,但又没有药可以立刻疗伤,只好偷偷到一旁撒下一包童子尿来顶替;别以为太子只是想恶整小顺,想把自己的尿水涂到他的脚上,其实童子尿是真的有神奇的疗伤功能。真的,太子只是想帮小顺而已,一定是这样没错!

  **bbs.4yt.net****bbs.4yt.net****bbs.4yt.net**

  镶王府内,某人边研磨著手上的药,边为小顺料理脚上的伤,作为一个王爷,这么关心自己的下属,这镶王确实难得。

  「小顺,我的那帮侄儿你觉得怎么样?」把药配好,小心喷洒在小顺的伤口周围,镶王问道。

  不怎么样!小顺很想这样说,但顾及到镶王的心情,又不好意思直说出口,只好敷衍说:

  「还行吧。」

  这么勉强的回答,镶王已经猜到真实的答案了。自己的侄子们是何种货色,他自己也知之甚详,干脆直接问出最想知道的东西。

  「那么,你觉得赵之悭怎么样?」

  这时,小顺正在喝茶,一听到这问题,差点没把水喷了出来。

  「他……他什么怎么样?」

  其实镶王只是想问赵之悭作为太子给人的感觉如何?有没有德能?将来能不能胜任一个好的君主而已,怎知小顺的反应会这么大!

  每当有关赵之悭的话一说出口,小顺的反应总是特别奇怪,这叫镶王不由得有点起疑心,他一脸狐疑的上下审视著小顺,故意问:「当然是他的人品怎么样了?这可关系到你将来的终身幸福,我作为长辈,岂能不多加关心一下?」

  才比别人大两、三岁而已,他这长辈的架子还真不小。

  「你……你胡说什么?赵之悭的人品如何,跟我将来的幸福有何关系?」小顺被问得心有点虚,竖起戒备的牌子,红著脸反问。

  是有很大的关系,而且不仅跟小顺的幸福有关系,还跟天下万民的幸福有关系,毕竟他将来是作为一个皇帝用的嘛。只可惜小顺猜不透镶王肠子里的弯道,一脚踩进了他所设下的陷阱,净往歪处想去。

  「是……吗?」镶王这下子有点懂了,偷偷露出狐狸般的微笑,斜著眼睛问:「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我看到他前面就已经讨厌他后面了!」

  虽然己然红透了脸,使这话显得没什么说服力,但小顺还是死守著自己的立场。

  镶王一见,心里可乐了!目前可能还没有很大的关系,可是以后就难说了,他肯定这两只小兔崽子之间一定会发生一些什么。嘿嘿,他就拭目以待,等著以后看好戏吧!

  **bbs.4yt.net****bbs.4yt.net****bbs.4yt.net**

  风和日丽的一天,皇帝心情大好,携带著众位皇公大臣和几个皇子外出狩猎,镶王跟小顺也在伫列之内。

  「逮住它、逮住它!别让它跑了!」

  众人追逐著一只橘红色的漂亮小梅花鹿,形成包围之势。

  这还真是一只难得的好猎物呀!它身形矫健、机警狡猾,还有一种敢向著要抓它的人示威挑衅的胆量,抓到它的感觉一定妙不可言,可皇帝当下就下了命令。

  「众位皇儿听令!你们几个去追捕它,只许活抓,不许射杀。谁能成功捕获它,朕重重有赏!」

  闻言,众皇子都立刻雄心勃勃,誓言要最先抓住猎物!因为皇帝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在考验他们的能力和心计,谁成功了,必将在皇帝心里留下极好印象!不成功便成仁,他们豁出去了!当下,几个皇子便策马像离弦之箭一般向小鹿飞奔过去……

  皇子们都有侍从帮忙,但镶王还是吩咐小顺过去协助太子,小顺虽然不太乐意,但也不敢忤逆主人的意思,一夹马肚子就跟上了太子。

  「你可看著点,不要扯我后退!」

  「哼,这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小梅花鹿轻灵敏捷的朝著它最熟悉的林间荆棘丛中钻去,霎时,骑著马的众人竟然全部束手无策。

  「妈的,竟然这么狡猾!」

  「干脆一把火把丛林烧了,逼它出来吧!」

  「不行,万一烧死了怎么向父王交代?」

  就在众皇子还在吱吱喳喳争论个不停的时候,太子跟小顺已经偷偷下马,钻进丛林里去。

  「喂,你这方法实在冒险,万一他们真的在外面放火怎么办?」小顺问道。

  「他们才不敢!」

  对于自家兄弟,太子再了解不过了,他们什么都敢,就是不敢惹皇帝不开心!

  「那帮傻子肯定不敢自己进入丛林,只会在外头包围著、吓唬著,等著猎物走出去自投罗网;但梅花鹿是胆小又机警的东西,才不会上他们的当。」

  两个身手还算敏捷的小家伙,就这样静悄悄地披荆斩棘,跟随著小鹿的背后走去。

  「怎么这么久都不见动静,它真的跑进来了吗?」过了片刻,小顺悄悄的问太子。

  「它要是还敢弄出点动静来,那就真的是笨了,跟某人一样笨。」太子撇著嘴,不动声色的损人。

  小顺虽然不像太子那么自大,但也小有谋略,竟然被别人说他笨,心里自然不愉快。

  「我只怕它不像某人一样笨,早就循著快捷方式溜到外头去了!」小顺毫不吃亏地反击。

  「讨厌鬼,没一句话是叫人开心的。」

  「你就很会惹人开心?」

  「老实说,我真的很讨厌你,怀疑十七叔那家伙是存心想坏我的事才派你过来的。」

  「哈哈,好说,我也不想招你喜欢。再说,王爷好心想帮你,你居然说出这样的屁话,真不是人。」

  两人压低著声带也能吵架,真让人不得不佩服,但嘴上忙著,退下跟眼下也没闲著,一直在寻找著小鹿所留下的脚痕和其他的蛛丝马迹;据他们了解,鹿是比较擅长于在广阔的平原中奔跑,在这种茂密的丛林中,它们是占不了什么好处的,因此估计它也没能走得了多远。

  丛林里头黑漆漆一片,没有如鹰般锐利的眼睛,实在是寸步难行。

  小顺自年幼起就在军旅中生活,过沼泽、涉丛林等事没少干过,因此他如灵猴般地在荆棘丛中来区自如,突然间,他发现脚下的草有踩踏过的痕迹,当下就判断出小鹿刚刚有从这里钻过去。

  「是那边!快!」

  果然,不久他们就看到一点橘红色影子,立刻朝它飞奔过去!

  你追我跑,人和鹿的游戏进行得不亦乐乎,小鹿明显比他们还要熟悉这林子里的环境,屡屡带著他们捉迷藏、绕圈子,让他们疲于奔命。

  「可恶的家伙,果然跟某人一样讨厌!」太子柔著被树丛撞痛的的肩膀说道。

  「这正好是我想说的!」小顺把这话原原本本的奉还给太子。

  走到前面,小鹿突然停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它又想耍什么花样,但这是可大好机会,两人当即一跃而上,向小鹿猛扑过去,可那狡猾的小东西却早早闪避开去,亮出身后的大泥潭,让两人一个收不住脚,同时栽了进去!

  「哇啊啊啊──!」

  太子几乎是下意识拉住了小顺,在这一瞬间,哪怕是死也要拉一个做伴,而小顺则是鱼死网破的拉住小鹿的后退,哼,是这混蛋设计他们的,要死怎么可以少得了它呢?

  于是乎,两人一鹿便手拉著手,一同栽进深不见底的泥潭里……万幸的是,小顺习武多年,有著极好的身体控制能力,趁身子还没完全深陷进去就积蓄力量,猛地往上一跳,结果,托他的福,两人一鹿又携带著一大培泥浆甩在了地面。

  「……呜呜……再这样玩下去,我真的会被吓死!」太子吐出口中的泥浆,惨兮兮地说著,手上死死的抱著那只始作俑者,一点也没有松懈的意思,可怜的小鹿,这回真的是作茧自缚。

  「闭嘴吧,笨蛋,东西已经弄到手了,还不快点准备回去?」一边抹著脸上黑不溜丢的泥浆,小顺一边不屑的说。

  可是,太子望著小顺,一点想行动的意思都没有,他那湿润又略带深意的眼神让小顺浑身不自在,以为他是在感激自己,便问:

  「你怎么了?要说感谢的话就免了,反正我也只是自救而已……」

  「孙若离……」太子乌漆抹黑的脸上看不见表情,只听见略带抖颤的声音,「你……」

  小顺还在揣测太子的意思,于是开始有点不太耐烦。

  「干什么?有话就讲、有屁快放!婆婆妈妈的,是不是男人啊?」

  真是急躁的家伙!

  「急什么呀!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英俊潇洒吗?这副德行回去会把父王他们吓坏的,搞不好还以为山鬼出窍,拿你当成新猎物射死你!」

  小顺看看太子,再看看自己,这才相信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恐怖。

  「……彼此彼此而己!」这样子回去太失礼了,得找个地方弄干净再说。

  环听周围,隐约听到有流水的声音,于是小顺便扯著太子往某个方向走去。

  「扑通」一下掉进水里,这才顿感舒适轻松的两人,长舒出一口气,对现在的情况非常不满的,只有被死死禁锢在某人怀里的小鹿,它垂死挣扎,弄得水花四溅。

  「你给我老实一点,再动就把你熬成鹿肉汤!」太子毗牙裂嘴地恐吓著。

  「对一只野兽你叫个什么劲?」

  小顺没好气的说著,突然发现小鹿的脚上正在流血,肯定是刚才挣扎的时候伤到的,不禁有点同情。

  这只小东西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待它?它在自己的地盘里生活,人类入侵它的领域不说,还把追捕它、猎杀它做为游戏!狩猎者何罪?被猎者何辜?

  走了过去,小顺把自己的衣角撕下一小块,帮小鹿包扎起来。

  太子惊讶的看著小顺,不敢相信这个眼高于顶、出口就会伤人的小子,居然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刻!

  可恶,小顺连对待一只畜生都这么好,对我却……却……

  「却」什么呢?太子也说不上来,反正相比较之下,他就是觉得小顺对他很不好、特别的不好!

  不过,太子殿下也不会反思一下,他自己平时对小顺又有好到哪里去呢?

  包扎好了,小顺抬起头对太子说:

  「喂,问你一个问题。」

  近距离看著小顺犹如檀黑羽毛般的睫毛,太子瞬间有点发楞,「……哦……」惊醒,「干嘛啦?」

  「放了它,好不好?」

  薄薄的、弧度很漂亮的嘴唇,吐露出这样一句话来,几乎让人迷失,又因为刚刚才清洗完毕,清秀的脸上还挂著水珠,头发柔顺地贴在脸颊上,更显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妩媚。

  「好……咦?」因为迷恋于小顺的温柔表情,「好」字都已经禁不住冲出嘴唇皮后,太子这才接收到他在说什么,「为什么?」

  「即使不抓它,你也不缺乏你父王的宠爱。」小顺轻轻抚摸著小鹿的毛皮,「但抓了它,就等于是害了它,即使不被宰割,它也失去了自由、失去了重返森林的机会。」

  说的也是。我跟这小家伙无冤无仇,为什么非得抓它不可呢?

  太子低头看了看小家伙一眼,发现它乌黑闪亮的眼睛正不服气地瞪著自己,再看了看小顺,他发觉这两者居然如此相像!

  「好吧,放了它,当是挽救一个生灵。」

  太子答应了之后,随即从自己指上取下一个可伸缩的指环,打开一口子,刺穿了小鹿的耳朵,镶嵌在上面,小鹿一吃痛,立刻挣扎不已。

  「你这是干什么?」小顺惊讶的看著他们。

  「做记号。虽然我不抓它,但不确保它不会被二皇兄或者其他人抓到,所以我要留下自己的记号,而且,即使以后再遇上别的猎人,但愿看到这皇族标记的人也会放过它。」

  想不到太子真的会答应放了小鹿,甚至还要保护它,这使小顺也不无惊讶。

  看来,这家伙讨厌归讨厌,心地也不是那么坏嘛!
字数:6245
发布时间:2010-03-19 21:02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