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原创
死神之蛇吻

死神之蛇吻

路人无痕

支持作者,拒绝盗版,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陌上原创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一 突入尸魂界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射杀她,神枪。”

  我只感到一股鲜血飞溅到我脸上,等到神识回复,我才发现自己已被神枪贯穿了身体,他的攻势快到我甚至都不及感觉神枪是何时穿透我的身体的。我连带着露琪亚都被神枪的攻势震推出很远。

  “桔梗!”我听到一护惊惧地疾呼我的名字,可那声音在我耳中听来似乎很遥远,一瞬的晃神间我彷如置身梦中。然下一秒,无可名状的剧痛从体内爆炸开来将我的神思拽回现实。

  “桔……梗……”耳边,露琪亚喃喃地叫着我的名字,难以置信地问着我,“为什么?”

  我无力地垂下头,吃力地抬手握住神枪的刀刃,一股剧烈的钝痛从身体被利刃贯穿处传来,随之立刻变为尖锐的刺痛,蚕食着我的意志,仿佛只要他一把神枪从我体内拔出,我的生命力就将即刻消亡殆尽。意识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模糊,我狠狠咬住嘴唇,现在我还不能倒下!

  “哦呀,银,你还真能对她下手呢。”恍惚间,听到蓝染的声音不疾不徐地传来,素来的温润安定之中带着傲慢和调侃。

  “不是的,”我颤抖着声反驳,“市丸队长他不会伤害我的。”每说一个字,都感觉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身体疼得像被刀绞过一般。

  “可怜的弱者,”蓝染平静地像阐述真理一般地说着,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俾睨之势,“蝼蚁般的生命已将被无情的刀刃吞噬,却依旧选择将自己禁锢在自欺欺人的幻象之中。”他一隙停顿之后若无其事地说:“银,收回你的刀,别让蝼蚁的丑陋污了刀魄的光辉。”

  我握着刀刃的手不觉紧了紧,神枪深嵌入我的手掌,鲜血顺着神枪急促地滴落在地。我竭力地抬头,并不在意蓝染,只是抱着最后的希望看着市丸银说道:“我们回家吧,市丸队长。”却只见他神情隐匿在阴影之中,回应我的,是从身体里毫不留情抽离的神枪,连带着夺走我生的希望,我仿佛听到体内有什么裂开了,眼前瞬间一片晦暗不明。暗沉之中我看到忽而出现的乱菊轻而易举地制止了他的举动,而他也心甘情愿地束手就擒。

  我看着他越来越模糊的身影,眼泪与血水混在了一起,整个世界陷入一片血红。家,我本就无家可归。

  开始之初

  不知不觉,来到日本已经快一个月了,尽管这儿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总算是渐渐适应了周边的环境。从小相依为命的叔父突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撒手西去,我不知道当时我的反应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冷酷无情,只是瞬间脑袋轰的一下然后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我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为他流。好在叔父已经看不到了,即便是他看到了我这副样子,以他素来冷清寡情的性子和一贯对我的冷淡,想来也不会在意的。

  抬手揉了揉额,我微甩了甩头轻吐了口气,想起那天的情形。

  叔父去世后不久,突然有一个举止大条到令人叹为观止的中年大叔找上门来,用蹩脚的中文说他叫黑崎一心,叔父临终前曾致电给他希望代为照顾我,他是叔父早年的莫逆之交之类的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叔父会跟一个日本人有这么亲密的关系,但想想反正自己已是独自一人孑然一身也无处可去,索性就跟他走吧,权当免费移民。

  来到黑崎家后,发现原来他还有三个儿女,一男两女。老大叫一护,不是个善于言谈的人,眉头总是不自觉地紧皱着,似乎被许多事困扰着,只那一头橘红色的发让我感觉似乎蕴藏着无穷的生机与活力。两个女儿一个叫夏梨一个叫游子,大一点的夏梨酷酷的不爱理人,游子倒是温柔体贴的。那天一直没见到女主人,后来才知道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具体如何每个人都闭口不谈,我也不是个揭人伤疤的人,他们不说我也就不问,每个人心底都有不愿对人吐露的伤痛的。

  “唉……”我低声叹了口气,收起无聊的思绪准备回家。

  家?我不禁一愣,不知不觉竟已经把黑崎家当成“家”了呢,我苦笑,我的适应力还真强呢。

  扫了一圈空荡荡的教室,只剩我与一护两人。他还坐在座位上,依然习惯性的皱着眉,似乎在思考什么。

  “一护,放学了,一起回家吧。”我走到他面前。

  “嗯。”一护似乎才回过神来,皱着眉看了我一眼便撇开了视线,挎上背包起身率先跨步离开。

  走在路上,两人都习惯性地沉默以对。一护本就不是多话的人,而我又向来与内敛沉默的人相处不来。

  感觉气氛太过压抑沉闷,我没话找话地说:“一护,冒昧问一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想着以后要与这一家子长久地相处下去,还是要尽可能使大家的关系融洽起来。

  “不是的!”一护急切得几近是吼着回答,随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懊恼地皱眉偏过头,"对不起!”

  “没……没关系。”他这么激烈的反应倒是我没预料到的。

  “其实……”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一护说着又停下来。

  我静默地看向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因为,看到你,总让我想起一个人,不,确切说她也不是人……”

  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看向他,越听越糊涂。“一护,你说谁不是人?”

  “没有,你听错了!”一护急忙否认道,“我是说你像她,没有说她不是人!”

  “……”

  见我一副默然无语的样子,一护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他胡乱挠了挠后脑勺纠结道:“总之就是觉得你身上有与她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又说不上来,毕竟你和她是这样不同的存在。”

  “一护,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得脑子越来越晕。

  听我唤他,一护看向我,见我一副被绕晕的模样,他歉意地皱紧了眉头。片刻之后,他像是下了某个决定,对着我道:“不用理会什么同与不同,既然你是臭老爸带回来的,那就是我的家人,跟夏梨和游子一样是我的妹妹。”

  忽然间,鼻子有点酸酸的,家人吗?这个词,对一护来说应该是最珍贵最沉重的承诺吧。像他这样的孩子,一定是把什么都藏在心里默默承受独自承担着他的那一份痛苦。

  一护,谢谢你。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中总是出现一护那坚强中带着隐约忧伤的眼眸,再想到已逝的叔父,心不知怎的丝丝抽痛着。现在感觉到疼痛了吗?,我苦笑着望向窗外无尽的黑夜,今晚一颗星星都没有,竟连夜色都如此沉重。

  “轰!”

  猛然间心口一紧,似乎刚才的一瞬间被什么笼罩了,不远处一股强大的压力,没错,就是窗口的方向!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理智告诉我那边很危险,可身体却不听使唤像着了魔似的,仿佛有一股不知名的强大力量支配着我向那边前行。

  我急忙换下睡衣便推门迅速往事发地赶去。待到渐近之时,我隐隐看到不远处似有漫天樱花飞舞,飘逸而冷清。樱雨之中模糊可见二三身影,辨不真切。我使劲眨了眨眼想看得清楚些,却是只有一轮清月高悬夜幕森寂。

  难道是我眼花了?我疑惑着缓步走近,心下惴惴。待到事发之地,眼前的情形一瞬间竟令我震惊得几近失语,唯见一护一身黑衣倒在血泊之中,脸上身上一片血污,那头总是充满无限生机的橘红色发竟也似黯淡了光彩。

  “一护!”我反应过来惊叫着冲上前去,“振作点!”

  “露琪亚……露琪亚……你又救了我一次……”

  “露琪亚?朽木同学?!发生什么事了?”我急得直冒冷汗,担忧地检查了一护的状况,“不要担心,我马上叫救护车!”

  “等等!”一护吃力地抓住我的手,我惊慌又担心地看向他,只听他道,“没用的,普通的医生救不了我,我……我是死神。你现在看到的是我的灵体。”

  死神?我这才发现他的衣着类似和服,这也没什么,在现代社会也有很多日本人穿和服,但他手中握着的断刀和不远处几乎齐人高的刀身让我开始相信他所说的话了。

  “那该怎么办?”我彻底慌了神,难道眼睁睁看着他就此死去吗?

  “送我去浦原商店……他能救我……”

  原来浦原喜助也与死神有关,难怪好几次都看到一护进出那家古怪的商店。

  “好!”我用力回答,仿佛这样就能给自己多些底气聊以镇定。

  我吃力地挪动一护的身体企图把他扶起来,怎奈我人小力薄就算使出吃奶的劲儿还是不能动他分毫,这让我怀疑怎么人的灵魂也这么重的?

  一护看出我的窘迫,无力的轻声安抚我。“呵,没关系的,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可是,你一直在流血,如果不及时止血的话真的会死的!”我失声道。

  汩汩的鲜血越流越多,他的脸色也愈发苍白,握刀的右手森森泛白。

  不行,我不能让一护因为我的弱小无能丢了性命!我扯动他的右臂想拉他起来,却不小心扯动了他的伤口。

  “呃!”一护一声闷哼,伤口的血愈发流淌了。

  一股酸楚直直往上冲,酸得我眼晴都痛了。“对……对不起,我真的很没用!”

  一护动了动嘴角,似是想安慰我,一股血水却从他口中涌出来。

  “一护!”我颤抖地握住他已然泛白却仍死死握着断刀的手,“你……”

  一股莫可名状的躁动激突忽然在我体内暴动冲撞,仿佛有什么被禁锢的东西想要从我的体内挣脱出来。我被这股来势凶猛的诡异之力冲撞得神识不清浑身冷汗。恍惚间,感觉仿佛空间扭曲了,我勉力撑开眼皮,难以置信地看着一护的身影越来越扭曲,模糊的视线中一护焦急震惊而又痛楚的脸越来越遥远,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看到浦原喜助站在我面前,目中带着一丝惊讶。我安心地笑了,一护有救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大街上,更令我瞠目的是街上的建筑风格整个让我感觉象到了日本江户时代。

  “怎么回事?”我摇摇晃晃站起来,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还是云里雾里的。“一护呢?应该得救了吧。”

  晃晃脑袋,我逮了个路人了解状况:“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是新来的吧,这里是尸魂界流魂街。”那人小眼睛一眯,轻飘飘地打量我。

  “尸魂界?流魂街?”我咋舌。

  “尸魂界就是每个人死后灵魂的居住地。怎么,魂葬你的死神没告诉你吗?”那人说着小眼睛一翻投给我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

  “死……死后?”我惊愕得有些口吃,“我死了?”

  “是啊,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想我初来乍到的时候也是黯然神伤了好一阵子啊!正当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却突遭横祸……唉!只能感叹天妒英才呀!小姑娘,你要保重!”说完他貌似感同身受地看了我一眼,摇头晃脑地走了。

  “怎么可能!”我抱头有些抓狂,我明明只是想要救一护怎么就下地狱了呢!不,不可能,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一定!

  “桔梗!桔梗!”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一转眼看去,发现一名不知名的黑衣美女正站在我面前。

  “桔梗,你刚跑哪儿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你。”说着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又道:“你怎么突然穿上这么古怪的衣服了?”

  我被她说得一愣,低头看向自己的T恤牛仔,并不觉得这身衣着有什么奇怪。

  只听她又说:“算了,反正你这人向来就特立独行古里古怪的。”她看着我嘴巴一努,伸出手来,“这是你扔在店里的斩魄刀,给你!”

  “斩魄刀?”我呆眼看向她手中捧着的一把入鞘之刀和一套不知什么面料的黑色衣裳,仿若天方夜谭。

  她见我这等反应,抬起一只白净的手扶住秀美的额头就是一身轻叹,看上去对我很是无语。

  “斩魄刀可是死神最忠诚的部下和朋友,要随时≡谏肀撸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说着投给我一个似嗔似怒的媚眼。

  哇,饶是我现如今焦头烂额依然还是差一点心猿意马。对我一个女人杀伤力都这么强了,更何况男人呢?

  “还有,”正当我想入非非之时美女又开口了,“这是我帮你从六番队领的死霸装。”边说便把那所谓的斩魄刀连同那一套黑衣一齐塞给我,“小早川前辈还赶着让我办事呢,先走了!”

  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她便瞬间消失了,速度之快着实令我为之瞠目,难怪刚才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面前。本来还想跟她多聊聊培养培养感情,美女嘛,到哪都是吃香的,有个美女当靠山也有个保障。不过算了,来日方长不用急于一时。

  不过,她刚刚说什么?死神?我现在已经是一名死神了?怎么会?为什么我会出现在尸魂界?为什么会成为死神?又为什么尸魂界会恰巧有名叫桔梗的死神?她现在又在哪里?千头万绪不知该从何理起,脑子混乱得隐隐作痛。我猛拍了下额头,当即打定主意,当务之急,就是先去刚刚那美女死神说的六番队探探情况。
字数:4536
发布时间:2014-05-17 15:30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