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

情到深处

尘世

支持作者,拒绝盗版,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陌上原创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篇情丝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渐入寒冬,一场雪纷纷而落。

  望天古舍之外,一片苍茫的雪色,只剩下几点寒梅傲然而立。然而此时的天地间,最惹人目光的却不是几枝傲骨,而是那倚梅而立的大红身影。

  一身待嫁的新装,似是想与梅花融为一体,却无法傲然。

  前日,正是墨小四嫁与赭杉的的大喜日子,却惟独独剩待嫁新娘满怀的失落。

  单薄的嫁衣轻倚梅枝,一抬头,满眼红艳入帘。

  整整三天,墨小四都在这里,倚着梅枝,不时张望着望天古舍的来路,从含笑而待等到惊慌失措,像是在焦急等待风雪中迟迟未归的身影。

  三日的不眠不休,等不回的爱人,墨小四心中也覆上一场苍茫的雪。

  连日来对身体的折磨,还有心中的空茫,让小四再难强撑:“咳…咳咳…”一阵轻咳,倚靠的梅枝也随之颤动,颤落了满覆枝头的雪。

  泪水随着难忍的咳嗽涟涟漫落,他低下头,却忽然发现一小簇梅花颜色偏深,似是血染。

  墨小四稍一愣,缓缓抬手,衣袖轻挥,梅落指尖。

  几朵盛放的梅瓣上,赫然映着血色。

  怔怔地看着手上的梅,墨小四回想着半月前,赭杉在耳边轻叹:“小四,不管我在哪里,你都要相信,我永远爱着你。”

  那日,小四只当赭杉说说而已,爱他如赭杉,又怎舍得离开他。

  “傻瓜,别说这样的话,我知道,你爱我的心,永远也不会变,永远。”他亲昵的靠在赭杉怀里,一脸幸福。

  不过短短半月,竟只剩下小四一人,独自怀念。

  “赭杉,赭杉…”小四终于提起一点精神来,又忍不住担心,“赭杉,我知道你离开一定有你的理由。可是…你到底在哪里?天地苍茫,我要去哪里找你啊?”他眉头紧蹙,渐渐将手中的梅花握紧。

  “可是,无论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小四的嘴角勉强勾起一分笑容,踏上了找寻赭杉的道路。

  一转眼,整个冬天就快过去,傲立的寒梅也开始凋零,历经艰辛的墨小四还是找不到赭杉。甚至是一点消息,也不曾寻获。

  赭杉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未曾来过这个世界。可是在墨小四的心里,赭杉永远也占有最重要的位置。

  连日来的奔波找寻以及费尽心力也得不到的踪影让墨小四心力交瘁,渐感不支。

  终于,在一个阳光照进眼帘的日子,墨小四眼里那浑然的雪色也慢慢的看不见了。他终究是累了,累倒在雪原之上,阳光之下。

  不远处一个淡紫的身影却在墨小四倒下的时候急掠而来,扶住了他下沉的身躯,双手灌入浑然的真气。

  “姑娘,醒醒…不能睡啊。”温软的声音入耳,拉回了墨小四逐渐迷离的神志,“不可以睡着,知道么?”

  勉力点点头,想睁开眼,可眼睛却调皮的什么也不想看。

  淡紫的身影轻柔的抱起墨小四,往雪原之外走去。温暖的怀抱让小四真想在他怀里好好休息一阵,手里不断输入的浑然真气也让他渐渐有了些许意识。

  还是不想睁开眼,直到感觉不再有真气入体,那双手温柔的将墨小四放到温暖的床上。

  “谢谢……”墨小四有气无力地吐出两个字,视线里只模糊看见一身淡紫。

  “来,喝点水,好好休息。”温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只手抬起墨小四的手触到杯子,轻轻的往嘴边送去。

  疲惫的墨小四接过杯子,温暖的水入喉,还有一丝甘甜,让他稍感舒适。

  紫衣人将杯子放好,扶墨小四躺下,牵好被子,轻声道:“你好好休息吧,睡一觉会好点。”

  墨小四从未见过他,也不曾听过他的声音,却不知为何,从躺在紫衣人怀里那一刻,便觉得安心。他安心闭上眼,不去想赭杉,渐渐坠入了梦乡。

  很久没有睡过一夜安稳的觉,没有安心的休息过一刻。醒来后,墨小四仍有些贪恋的在暖暖的辈子里翻了几个身,才不舍的睁开眼。

  入眼是一间简单的房间,白色的墙上挂着素雅的画幅和精妙的字幅,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间精致典雅的镂空花纹照进屋内,桌上只有一盘茶壶杯盏。床边,雕花香炉里缕缕清烟,透着淡淡檀香。

  门外忽而想起优雅和缓的铮琴声,阵阵入耳,让墨小四回想起有赭杉的日子。

  那些记忆在小四脑中浮现,仿若昨日。小四抚琴,赭杉助以笛鸣。只需要一个眼神的交汇,一个淡淡的微笑,已知晓彼此心中的愉悦。

  墨小四呆呆坐了半晌,想着过往的点滴,眼泪又禁不住落下来,湿了一片衣襟。

  半晌,琴声渐渐收尾,停在和缓的尾音上。

  门被轻轻推开,淡紫色的身影徐徐步入,走到床边坐下。

  墨小四慌忙的抬手抹掉眼泪,却被他拉住,轻柔的为小四拭去泪水。

  “瞧,小脸都花了。”他眉目和缓,眼睛微眯,嘴角牵起迷人的微笑,总让小四觉得温暖而安心,“你累了,一脸的憔悴,以后暂住在天波浩渺,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吧。我…叫我苍就行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

  “可是……”

  “没有可是。”苍递过一杯水,轻声道,“你这样的奔波劳顿,是因为赭杉么?”

  “赭杉…赭杉…”墨小四低下头,呢喃着。

  苍理解的安抚:“就连梦中,也呢喃着的名字,该是很重要的人呢。可是,你总该把身体养好,他也会不忍见你这般憔悴的模样吧。”

  墨小四略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

  与苍住在一起的日子,墨小四总过得温暖而安心。每当小四想起赭杉的时候,苍总会眉目含笑的安慰他。

  一年的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而去,墨小四的身体渐渐恢复。可是再想要踏上寻找赭杉的路途之时,他发现自己竟是如此迷恋苍温软的怀抱。

  苍总是沉稳睿智,却总说:“小四,你总让人心疼。”眼角眉梢蔓延出阳光般温暖的微笑,将小四包围。喜欢把小四抱在怀里,静静的看他可爱的小脸。

  “小四,我想娶你为妻,今生今世都看着你在我怀里,爱你疼你。”这是苍对墨小四说过很多次的话,都被小四拒绝。

  小四其实很想答应,可是还有赭杉,还有他心心念念都记挂的赭杉。

  赭杉与墨小四,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无论在谁的记忆里,都还犹自清晰。说好要在一起,说好要天荒地老,可赭杉却在婚前一去不归。

  小四缩在苍怀里,轻叹:“苍,我想回望天古舍看看。”

  “恩,我陪你。”苍点头,陪着墨小四回去望天古舍。

  望天古舍在青埂冷峰深处,路途虽不算遥远,却走了很久。

  青埂冷峰长年飘雪,厚厚的积雪从未化过,墨小四忍不住在青埂冷峰静立了很久。呆呆看着积雪,忍不住轻声呢喃:“那天的雪,也像这样。”

  苍沉稳的臂膀环过小四的腰,将他紧拥在怀中。知道小四心里还汹涌着与赭杉的点滴过往,可看见小四伤心落寞的样子,他不忍。

  他们在落雪相依相偎,却不见黑色的身影凝立在青埂冷峰之巅,漠然看着风雪中亲昵的两人。

  原来他刚回到青埂冷峰,本欲马上回望天古舍,他知道他的墨小四一定会等他回来。却不料,未至望天古舍,却见小四被拥入他人怀抱。

  一年之后再回来望天古舍,墨小四的心情,说不出是失落,是激动,抑或是刻骨的思念。

  远远的,看见黑色身影伫立在门前,袍袖随风翻飞。

  墨小四奔过去,在一瞬的惊讶之后,竟激动得流下泪来。连声音,也不禁有些颤抖:“赭杉,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不管你在哪,我都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激动的墨小四扑进赭杉怀中,紧紧抱着他,似是生怕这相见,只是场梦,生怕梦醒了,还是会看不到他。

  赭杉本有些漠然的心怎经得起墨小四这般的举动,他抬手想要抱紧小四,却见在青埂冷峰抱过小四的淡紫身影迎面而来。

  赭杉推开墨小四,轻声问:“小四,这一年来…过得可好?”

  “恩,苍一直悉心照顾着我。”墨小四连连点头,转过头看着苍,“苍,他便是赭杉,即使他的容貌变了,我还是能一眼认出他来。”

  苍微笑着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他就是占满你心心念念的赭杉。”

  苍的沉稳,令赭杉有一丝讶异,却未表露。

  “谢谢你,一直照顾着墨小四。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还一直担心他。”赭杉不动声色。

  苍的眼角始终挂着一贯温和的微笑,微笑不语。

  “赭杉…为何你的容貌会变成这样?一年时间,你究竟怎样了?"墨小四轻抚赭杉的脸颊。

  赭杉抬手捉住小四的手,轻声道:“没事,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找了你好久,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差点以为…以为…”说着说着,墨小四的泪又溢出眼眶。

  赭杉轻柔的用衣袖拭去小四的眼泪:“傻瓜。好了,再哭就不好看了,请苍进屋坐会吧。”

  放开墨小四,赭杉转身进屋,却见满屋灰尘。

  苍会心一笑:“不如去我的天波浩渺吧,这里应该有一年无人打理了。”

  墨小四转头看着苍,嘴角浮起了笑容,又转头看看赭杉,眼里似有期待。

  赭杉会意的点头,于是三人回去了天波浩渺。

  在天波浩渺的日子,看似随心惬意。

  墨小四问过赭杉:“赭杉,你真的不愿说,为何你的形容会变成这般模样?”

  “我的样子,没有以前好看吧?”赭杉避而不答。

  “怎会?无论什么样子的赭杉,都依然是墨小四最爱的赭杉。”小四知道,赭杉不愿说的事,怎么也问不出究竟,他便不再多问。

  这段日子里,赭杉想过很多。可是每当想起那日,青埂冷峰之上,小四与苍的相拥,他便会觉得他变成这样,是因小四而起。

  他没对小四说的是,他被人施了咒印,入了魔。

  他没说这一年以来,他究竟有多痛苦。

  一个人承受入魔的痛苦,压制着魔性不让它在身体里肆意蔓延。

  一年以来他都把自己封闭起来,克制着不与任何人接触。他害怕,怕自己魔性突发,会伤及无辜。即使路见不平,也不能拔剑挺身而出,他怕一拔剑,便难以再收回。

  可他也忍受了一年的孤独,不接触生人,让本就言语不多的人,更显得沉默。

  他很想相信墨小四一直以来只爱他,然而每当想到小四与苍在风雪中的相拥,他便会更深一分的相信小四早已认识了苍。他也看得出来,小四有多么依赖苍。有苍在的时候,小四清丽可人的脸上就一直都有安心的笑容。

  赭杉明白,入了魔的自己,如今在这里,并没有立场可言。

  虽然他最爱的人是小四,可他连自己也护不了周全,又怎样去保护小四。也许小四和他在一起,总逃不过担惊受怕。如今的他,就连身躯都不由自己,他真的很怕有一天会压制不住魔性,去伤害最爱的小四。

  “小四,你…嫁与苍吧。”赭杉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把小四一个人叫出来陪他散步。

  小四霍然抬头,惊讶的望着赭杉:“你…你说什么?”

  “小四,我知道你爱苍。有苍在身边的时候,连我偶读感受得到你的那份安心。我相信苍是可以保护你的人,也可以让我放心把你交给他,你嫁与苍吧。”赭杉还是很平静的说道。

  “赭杉,请你不要把我推给别人好吗?你明知道,我最爱的始终是你,从小到大都是你。”墨小四突然觉得心很痛,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住不让它落下。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他却能给你安稳,给你安心。嫁与他,是你最好的归宿。”赭杉顿了顿,声音有些哽咽“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赭杉说完这话,便转身离开,不曾回头。不回头,是为了不要小四看他落泪,不要小四为他而放弃苍。

  墨小四愣在当场,大颗的眼泪扑簌簌滴落。他等了这么久的赭杉,竟然不要他。

  回到天波浩渺的墨小四,不久之后嫁给了苍,他没有告诉苍,赭杉因何离开。其实他也不知,为何赭杉始终不愿相信,自己最爱的人,始终只有他。

  一个人的路,走得虽然艰辛,但是墨小四嫁与苍之后,赭杉的心中便再无牵挂。

  他最后一次回去望天古舍之后,本欲自尽于青埂冷峰。他无法接受当他压制不住魔性的那一天,无法接受自己犯错。

  然而他意外的在青埂冷峰看见了苍。

  “苍…你应该在家陪小四的。”

  苍摇摇头:“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只是不愿让小四知道。”

  “我没有。”

  “那么你如何解释你形貌的变化?你是因为入魔,才会变成如此模样。为何你不想对小四解释,解释你在成亲前一日失踪的缘由?何以你要小四嫁给我,而欲选择自刎于此?”一切都逃不过沉稳心细的苍,“还有,在你离开的一年中,小四为了找寻你的消息,连日奔波劳累,终于累倒,幸好我及时碰见。”

  “我……”赭杉一时语塞。再不用苍说什么,他已然明白了苍的用意和小四的付出。

  苍轻拍赭杉肩膀:“在你恢复原貌之前,我不会告诉小四的。我会协助你调查此事,帮你解开咒术。”

  苍确实是能让人安心的人,有他的承诺,赭杉也开始积极调查。

  历经一个多月的暗中调查,苍与赭杉终于查得了结果。

  赭杉军所中的,是棉被独有的双生血咒。而解开咒术的方法,只有杀死棉被。

  “苍,谢谢你。我一个人去便足矣,一个多月了,你该回去看看小四。”赭杉已决定一个人去杀棉被,解开咒术。

  “不行,如果棉被催动符咒,恐怕会加快你入魔的时间,为他所用。”苍第一次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我和你一起,我知道你担心小四,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犹豫再三,赭杉终是点点头:“好吧,一切小心。倘若我入魔,请你…杀了我。”

  “好。”

  两人在约定之中携手前往魔界,欲诛棉被,却在海波浪碰见。

  在海波浪的一战中,棉被果然催动了符咒,加速了赭杉的魔化,赭杉与苍对棉被的局势扭转成苍独对赭杉与棉被的苦战。

  两方皆成重伤。

  棉被极招上手,重伤的苍只能以极招相对,也已无暇分心于赭杉的攻势。

  就在赭杉剑刺向苍的一刹那,一道淡蓝的身影闪至。墨小四为苍挡下一剑,剑尖刺入了小四肩头。

  墨小四的泪涟涟落下:“赭杉,你怎么这么傻?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应该共同面对。”

  这方面,极招相对,苍更胜一筹,刺杀棉被于当场。双生血咒得以解开,赭杉回复了以前的容貌。

  苍虽胜了棉被,在这一战中却险些丧命。

  后记:

  经过一场浴血奋战,三人的感情愈见深厚。

  从此之后,天波浩渺便成三人乐园,常听琴瑟和鸣。

  苍与墨小四的琴技在互相指点中进步,而赭杉的天鸣笛也常为伴奏。

  三人终于在一起过着愉悦逍遥的日子。

  此文于2009年11月18号作为生日礼物赠与亲爱滴沙沙(缘起2群.黄甫的风飞沙)道友.名字呢.也素由沙沙取滴.

  话说.这素偶滴第一篇同人.也素第一篇BL.偶已经不晓得要怎样称呼吾之爱妻墨小四咯.于是.就让伊做墨姑娘吧.

  偶要去仙山开饼店.努力卖饼.赚够银两带偶家墨娘度蜜月.!

  偶要带娘子去海波浪看如草养滴小鱼.去魔界看朱箫闹别扭.去日罗山看千叶宝宝家滴太阳.去琉璃仙境看饼子修滴瀑布.去宫灯帏听咻咻弹曲.去天都看罗睺脱衣show……

  总之.偶要带小四走遍世界.!
字数:5369
发布时间:2010-06-12 22:56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