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请深爱

霸道总裁请深爱

天下无双

支持作者,拒绝盗版,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陌上原创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第一章突如其来的婚约“哎!”一个身穿紫色官服的中年男人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着,并不时地叹一口气。

  吱的一声,房间门被打开,走进一位中年妇人来,这位中年妇人虽已四十多岁,但是姿色尚存,依旧能看出年轻时的美貌,并且,还添了一些成熟的韵味。

  “老爷,已经很晚了,你换下官服,早些歇息吧。”中年妇人心疼的说着。

  而中年男人摇摇头,无奈的说;”你叫我怎么睡得着,今天在大殿之上,皇上问起曦儿的年龄,问可有许配给人家,我心里上下打鼓,只念不好,果不其然,皇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指婚给安王爷。这下该如何是好呀。“中年男人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妇人走上前,急忙安慰着,说;”老爷您是皇上的左丞相,跟右丞相是皇上的左右手,皇上将曦儿指婚给安王爷,想必皇上念在老爷的功劳,想跟老爷结成亲家,亲上加亲呢。“中年男人叹口气说:”曦儿指婚给安王爷,要是皇上自己的想法也就好了,如果是安王爷自己请皇上赐婚的,那这场婚事就不单纯了。“妇人也十分了解现在朝中的情势,但还是安慰着中年男人,说;”就算是安王爷自己的意思也无妨,不是妾身自己夸自己的女儿,咱家曦儿长得还是长得有几分姿色,从小有很调皮,经常外出游玩,也许跟安王爷有过一面之缘呢,这儿女间的事情,我们又能知道几分呢,再说这安王爷也是风云人物了,年纪轻轻,已经是个王爷,长得又很是端正,能文能武,最重要的是安王爷的母妃容妃深得皇上宠爱,安王爷自己也争气,很是受到皇上赏识和重用,想想也能猜出几分,他会是将来的九五之尊呀。曦儿过去,也能跟着享福的。老爷,……”

  “放肆,国家大事,岂是你一个妇道人家妄加揣测的。”中年男人怒喝着眼前的妇人,妇人被吓了一跳,委屈的闭上了嘴。

  同时,中年男人的怒喝也吓到了躲在窗下偷听的小丫鬟小灵儿。

  原本,小姐刚写了字,请老爷过去点评,现在。小灵儿脑子里乱哄哄的,那里还想着小姐的吩咐,急忙往小姐的院子里跑。

  上官曦儿还在认真的看着自己刚写的字,甚是满意,想着爹爹一会看到欣喜的样子,上官曦儿开心的笑着。

  在这京城之中,上官家的小姐,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加才女,上官曦儿是家里的独女,上面有两个哥哥,常年在外征战,所以上官文武格外宠溺这位小姐,但这位小姐并没有恃宠而骄,性格开朗,心地善良,从小跟私塾老师学习琴棋书画,早在十岁的时候已经被传为神通了。

  上官曦儿撅着小嘴,看着一丝不动的门,想,这丫头怎么这么慢,爹爹怎么还不来呀。

  上官曦儿还没有转过头来,看着小灵儿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曦儿笑骂着,说:“小灵儿,跑这么急,莫不是后面有什么怪物在追你。”

  “小姐,亏你还拿我开玩笑,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到老爷的书房请老爷,不小心听到了什么?”

  上官曦儿摇摇头,看着曦儿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小灵儿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急急忙忙的说:“老爷说,皇上的五皇子安王爷今天请皇上给你和他指婚了,而皇上也答应了。小姐,这可怎么办呢。”

  上官曦儿听到这个突然地消息,一时慌神,扶着桌子,慢慢的坐在板凳上,小灵儿看着曦儿摇摇晃还掉个身体,吓了一跳赶忙走了过去,问:“小姐,你没事吧?其实,这安王爷也挺好的,我早就听很多人提起过,人很年轻,风流倜傥,而且文武双全,是当今皇上最为钟爱的皇子……”

  小灵儿怎么能体会到上官曦儿此时的心情呢,一入侯门深似海,这个道理她懂得,更何自己曾说过不嫁皇室之人,不是吗?

  小灵儿看着曦儿紧皱的眉头,小灵儿的心里也很是难过,她使劲拧着手里的手绢,两只眼珠子来回转悠,突然双手一拍,高兴地说:“有了,逃婚,小姐,要是不想嫁给安王爷,咱们可以赶紧在圣旨到来之前逃走,不就行了。”

  逃婚?貌似不错的建议,上官曦儿的脸上有了一丝宽慰的神情,“那娘跟爹爹怎么办?”曦儿担心的问小灵儿。

  小灵儿不慌不忙的说:“老爷是朝廷重臣,皇上不会办老爷重罪的吧。”

  曦儿想想也是,于是,今晚,她做了这辈子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第二章逃婚很艰辛小灵儿话还没有说完,只看见上官曦儿风急火燎的开始收拾东西,不一会,上官曦儿已经换好了衣服,脱去华贵的丝绸,和繁琐的首饰,一身浅色纱衣,三千青丝简单的用簪子扎起,也是一个大美女,小灵儿不由得看傻眼了。

  “还不快点,做什么呢?”上官曦儿看着小灵儿痴傻的表情,不由赶紧催促。

  小灵儿回过神来,说:“那走吧,东西多了也是累赘。”

  上官曦儿觉得很是有道理,跟着小灵儿后面往外走,临出门口的时候,想背这么包袱简直是累赘,于是见自己收拾好的包袱仍在了房间里,后门看门的小厮,小灵儿早已打点好了,只是说自己的姐妹来探亲,聊得晚了,正门已经关门,只好从后门走了。

  在府里,小灵儿性格开朗,跟下人们的关系处的很好,小厮便很好的说好了。

  一路畅通无阻来到没有人的大街上,上官曦儿才感觉什么叫荒凉,上官曦儿说;‘灵儿,咱们要到那里去呢。“小灵儿皱着眉头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上官曦儿想了一会儿,说:“那这样吧,我们找一家客栈休息吧。”

  小灵儿是很愿意的,此时的她已经是脚重千金,一步也走不动了。

  上官曦儿跟小灵儿来到一家客栈,付了银子,便来到客房里。

  另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两个人只管睡觉,也不知道此刻相府早已是人仰马翻,大家正在努力地找上官曦儿,上官文武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上官夫人一个劲儿的抹泪,看着夫人这个样子,上官文武的心里更加难受上官曦儿和小灵儿睡饱后,两个人伸了个懒腰,来到下面,准备吃饭,上官曦儿做惯了大小姐,此刻,只等着吃饭,小灵儿喊来小二,要了好多吃的,点完菜,小二说:“姑娘,一共是十文钱。”

  小灵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上官曦儿,上官曦儿纳闷的说:“你看我干什么,我身上又没有钱。”

  小灵儿咽了一口唾沫,一个劲儿的冲小二笑,小二也只好赔笑,小灵儿悄悄的说:“小姐,我身上也没有钱。”

  上官曦儿瞪着大眼,说:“没有钱?那怎么办?”

  旁边的小二听见上官曦儿这样说,脸一下子便拉下来了,冷言冷语的说:“看两位公子的打扮,也不是没有钱的主儿,两位公子,不要跟小的开玩笑了吧,您赶快付钱,我也好去招待其他的客官呀。”

  上官曦儿笑着跟小二说:“我们昨晚出来的急,真没有带钱,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写个字条,你到上官家,把这字条交给官家,他们会给你钱的。”

  小二呵呵笑着说:“公子,你就不要打趣小的了。大家都是到上官家有一位小姐,两位公子都在外领军,都没有回来。你想懵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就是来吃白食的吧。今天,我就叫你知道白食好不好吃。”

  说完,上官曦儿和小灵儿的身边便多了两个壮汉。

  上官曦儿的魂儿都要吓掉了。

  两个壮汉刚要动手,便听见旁边有人说:“慢着。”

  上官曦儿感激的看着旁边的两位公子,其中一位身穿银白色绸缎长袍,中间系一白色腰带,身上有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佩做配饰,头发被竖起,发带也是上好的料子,浓眉大眼,看上去,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稳重,而旁边小厮打扮的摸样,也比寻常人家看上去富贵,上官曦儿知道,这两个人非富即贵,并不是寻常人家。

  此时,那位像主子摸样的人说;“小二,区区十文钱,你便要大人。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可真是胆大包天了呀。”

  小二笑嘻嘻的走到那位公子面前,说;“平公子,你不知道呀,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一文钱难为死英雄好汉,莫说着十文钱了。”

  那位叫平公子的人点点头,冲身边的小厮摆摆手,他便将钱给了小二,小二几个劲儿的道谢,恭维了几句,便走了。

  小二走后,这位平公子便想要离开,上官曦儿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于是,走上前,忙说;“公子。留步。”

  刚要走掉的平公子,转过头说;“怎么?”

  “刚才谢谢你了。请问恩公尊姓大名?”

  眼前这位平公子笑着说:“你可以喊我为平公子。”

  上官曦儿点点头,平公子刚要走,上官曦儿又走上前去,平公子笑着说:“小姐,你可要注意一点呀。”

  上官曦儿心里一惊。

  第三章可心的人呀小灵儿赶紧走上前去,拽住上官曦儿的袖子,朝着上官曦儿使眼色,上官曦儿面露尴尬之色,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的?”

  “你身上的脂粉之味,还有……”平公子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上官曦儿已明了,原来是自己的耳洞。上官曦儿的脸被羞得通红。

  平公子看见了,呵呵笑着,心想,自己见过的女人也很多,这样的倒是少见呀,看上去是大家闺秀,却很是活泼,不像是大家闺秀的死板,但是,礼仪之事,还是懂的,是一个可心的人儿。

  平公子说:“小姐,你是山铭国的吗?”

  上官曦儿点点头。

  平公子噢了一声,接着问:“你不是本地人吧?”

  上官曦儿一愣,心想,这位公子说自己不是本地人,那自己就来个顺水托舟吧。上官曦儿点点头。

  平公子说:“两位姑娘自己在外面住,并不是方便的事情,如果两位姑娘信得过我,可以到我的宅子里住着。”

  上官曦儿撅着嘴巴看着眼前这个人,真是轻浮,平公子似乎知道上官曦儿在想什么,于是接着说:“那个宅子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只有几个佣人而已,平时没有人住在那里的。”

  上官曦儿这下子高兴了,正好身上没有钱财,这下子可好了,有了免费吃住的地方,拿自己的抗争就有希望了。

  上官曦儿也没有客气,很爽快的答应了。

  上官曦儿身边的小灵儿吃惊的看着自己家的小姐,真的不知道眼前这位豪放的小姐是自己家里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相府小姐吗?

  而平公子身边的小安子也吃惊极了,这是自己家的那位不近女色,看见女人犹如看见毒蛇一样的爷吗?小安子叹一口气,心想,要是被家里那位母老虎知道了,受苦可是自己呀。

  他们四个人浩浩荡荡的往宅子走去,在路上,上官曦儿跟一只猴子一样,东瞧瞧西看看的,平公子笑着说:“一会儿再出来看吧。我们先回宅子去。”

  上官曦儿点点头。

  四个人来到了宅子,宅子所在的地方,离闹市区并不不是很远,但也不吵,这里鸟语花香,很是惹人喜爱,走进宅子里,干净,到处是花香。

  上官曦儿笑着问:“平公子。这么好的地方,你怎么不在这里住了?”

  平公子说:“恩,我还有另外一处,那里更加的适合吧。”

  看着平公子满脸的无奈和忧愁,上官曦儿知趣的没有再问。

  平公子看着院子熟悉的景物,心里满满的都是高兴,这处宅子是以前自己求父王赏赐用来读书的,后来自己被册封之后,有得了一处大宅子,自己本不想去,但是,听额娘的话,那里是符合自己的身份的,所以来搬去了。

  “二爷,你来了。”从屋子里走出来了一个小丫头,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灵气十足。

  平公子笑着点点头,说:“珠儿,你给这位姑娘,拿来一身衣服。”

  叫珠儿姑娘探究的看着上官曦儿,小灵儿看着珠儿好奇的眼光,便很护主的说:“看什么?没规矩。”

  珠儿撅着嘴巴说:“我还以为是一位清爽的小哥儿呢,原来是为姑娘呀。”

  “快去吧。”

  珠儿听了平公子的话,便乖乖地去了。

  上官曦儿和小灵儿换好了衣服,从卧房里出来。

  上官曦儿看见了平公子,知道自己已换了女儿装,不能再无礼,上官曦儿走上前,做辑,说:“平公子。”

  平公子看着换好衣服的上官曦儿和小灵儿,眼前一亮,说;“真是什么样子的人穿什么样子的衣服,那本事女儿身,还是穿女儿衣服好呀。”

  听着平公子赞赏的话,上官曦儿还是第一次被除了父亲以外的男人夸奖,脸不由得大红,“平公子,谬赞了。”

  平公子说:“不要喊我平公子了,我在家排行老二,你喊我二哥吧。”

  上官曦儿一愣,很快的点点头,说;“好吧,二哥。”

  不远处的小安子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真是喝错茶了,主子这是怎么了呀,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任凭别人怎么说,自己是不会相信的。

  二爷说:“你不是想出去逛逛吗?我们出去吧。”

  上官曦儿嗯了一声,便领着小灵儿,跟在二爷的身后,走到闹市区,来到闹市区,上官曦儿和小灵儿笑嘻嘻的走到这个货摊前看看,那个货摊钱瞅瞅,有时还会装模做样的跟老板说价钱,二爷笑着摇摇头。

  上官曦儿是堂堂的相府大小姐这种地方,是从来没有来过的,就算是可以游山玩水,那也是有家丁陪伴,到人少的地方去,所以,今天,难免忘形了。

  第四章真是不知好歹“二哥。”

  二爷卫南继岩循声望去,原来是五弟卫南继成,卫南继岩嘱咐了小安子几句,让小安子好好地看着正在挑选东西的上官曦儿和小灵儿,便快步走了过去。

  卫南继岩笑着说:“五弟,你怎么在这里?”

  卫南继成说:“我倒王府寻你,皇嫂说你不在,我想你不在王府,定是在这边的宅子里,这便过来寻你了,没想到,竟在这里看到你了。”

  卫南继成虽是在跟卫南继岩说话,眼睛却盯着兴高采烈的上官曦儿。

  上官曦儿穿了一袭月白色绣百蝶长裙,淡的几近透明。头上只斜簪着一朵半舒半卷、淡粉色的荷,宛若精灵,她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让人看了也不由的高兴。

  卫南继岩呵呵笑着说:“五弟找我何事?”

  卫南继成回过神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这几日,闲的难受,出来解闷儿的。”

  “五弟,大婚在即,父皇给你些许空闲,可不是让你无聊的呀。你可要好好地准备一番才是,莫让人看了笑话才好。”

  “好吧,皇兄有佳人相陪,皇弟也不是那不解风情之人呀,那我先去忙了。改日再到王府找你。”

  卫南继岩笑着直摇头。

  卫南继成领着夜石走到巷子里,想了一会儿,夜石问:“五爷。怎么了?”

  “那个姑娘看着好生眼熟呀,你去查查。”

  夜石点点头,便嗖的一声不见了。

  卫南继成又看了一眼上官曦儿几眼,心想,哪家的姑娘,能让二哥这么上心。卫南继成笑着摇摇头,走了。

  逛了一天的小集市,上官曦儿和小灵儿累的够呛,但两人还是舍不得离去,卫南继岩笑着说:“明天还是可以再来的。”

  上官曦儿这才肯乖乖的回去,回到府中。

  卫南继岩说:“我也总不能喊你姑娘的,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上官曦儿想,要是常住,定然是要告诉名字的,但是,真名字还是算了吧。上官曦儿莞尔一笑,说;“我在家排行老三,你喊我三妹不就可以了。”

  卫南继岩没有在深追究,笑着点点头。

  卫南继岩坐了一小会儿,便回了王府,上官曦儿和小灵儿也很快的睡觉了,而此时,安王府中,夜石正在报告今天自己调查的结果。

  卫南继成站在大厅里,听着夜石的话。

  夜石说:“难怪王爷看着今日与平王爷在一起的女子眼熟。”

  “是谁?”

  “是相府家的小姐。”

  “哪个相府?”

  “是左丞相之女,上官曦儿。上官小姐是瞒着相爷偷偷离开相府的。丞相大人派人暗中搜查,画像中的人。正是今日那位小姐。”

  “噢?原来是上官家的小姐?”

  夜石点点头,卫南继成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上官家的小姐上官曦儿,自己是见过的,怪不得看着眼熟呢。

  那次见面还是在父皇特地安排的酒宴上,另外,不多时日,上官曦儿变会跟自己成亲,这样说来,这上官曦儿也算是自己的未婚妻子了,那她怎么会跟自己的二哥在一起呢?这样的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难道,这上官曦儿跟自己的二哥……

  卫南继成脸色一沉,闷着声问:“上官曦儿偷偷跑出来干什么?婚期在即,她还真是悠闲呀。”

  夜石看着卫南继成,吞吞吐吐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卫南继成看着夜石的样子,心中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逃婚是吧?”

  夜石轻轻的嗯了一声。

  卫南继成勃然大怒,将桌子上的茶杯扫在了地上,说:“逃婚,胆子还不小,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真是欠教训。那好,我先交给她一点王府的规矩。夜石,你带人把相府包里。”

  “王爷?这事需要告诉圣上吗?”

  卫南继成摆摆手,说:“这点小事,不用说了,上官曦儿逃婚,那就是抗旨,抗旨不尊,满门抄斩,我只是包了相府,想必,父皇也是同意的,将上官家满门抄斩,父皇还是下不了手的,你去吧。”

  夜石点点头,便领命下去了。

  已经两天了,还是没有上官曦儿的消息,上官文武满面愁容,在大厅中走来走去,这时,官家慌里慌张的跑进来,“老爷,大事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情,这样子的慌张。”

  “老爷,大事不好了,来了一群官兵,将我们相府围了起来。”

  上官文武听见官家这样说,心想,上官曦儿逃婚的事情,肯定走漏了风声。

  上官文武刚要走出去看看,便看到了走进来的夜石,上官文武知道夜石是安王爷的人,那这群官兵应该是安王爷。

  上官文武镇定的说;“夜大人。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上官大人,本不应该打扰,只是,安王爷深知上官小姐心高气傲,瞧不上这门婚事。但是,逃婚也太过荒唐,这样一来,丢的不仅是上官家的脸面。连皇家的脸面也一起失了光彩,所以,便先委屈大人了。”

  上官文武叹一口,也没有说话。

  第五章回到丞相府天还没有亮,上官小姐逃婚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京都。

  上官曦儿和小灵儿收拾好了,坐在院子里等着卫南继岩来领她们出去玩,今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卫南继岩来到宅子。

  卫南继岩领着上官曦儿和小灵儿来到街上,听见小贩们正在聊天,其中一名小贩说:“你们听说了吗?上官丞相家的千金逃婚了。”

  “听说了,听说了。这小姐是怎么想的呀?放着好好地王妃不当。”另一名小贩附和道。

  一名小贩又说:“自己不当王妃不要紧呀,还连累了丞相大人。真是呀。”

  连累了丞相大人?上官曦儿的心里乱糟糟的,当时逃出来的时候,只想着父亲是得皇上赏识的定不会定父亲的罪,但这样想想,自己逃婚,是抗旨不尊,另外还丢了皇家的颜面,那么,皇上肯定会怪罪父亲的呀。

  上官曦儿一点逛街的心情也没有了,卫南继岩说:“怎么了?”

  “二哥,你说这上官小姐逃婚,皇上会给这丞相定罪吗?”

  “恩,抗旨不尊,满门抄斩。”

  上官曦儿的脸变得煞白一片,卫南继岩说:“不过,还好,这安王爷派兵包围了丞相府,说明并没有上报皇上,应该只是再告诫这上官小姐,回去便没有事情了。”

  上官曦儿噢了一声,说:“回去吧,有点吵。”

  卫南继岩整天陪着上官曦儿逛街,本来就有点挂不住面子,上次被五弟看到,调笑了一番。这次还不知道会碰上谁呢,还是回去的好。

  上官曦儿和小灵儿忧心的回到宅子,心里十分不是滋味,都是自己的胡闹,给整个丞相府带来了灾难。

  毕竟男友有别,卫南继岩待了没一会儿,便走了。

  上官曦儿说:“灵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呀?也不知道爹爹和娘亲怎么样子了?”

  “小姐,要不我们回去吧。”

  上官曦儿想了一会,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回去了。

  小灵儿在宅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卫南继岩,本想跟珠儿说的,但是珠儿出去买菜,还没有回来。

  小灵儿对上官曦儿说:“小姐,二爷不在,珠儿也出去买菜了,我们还要等一会吗?”

  “救人要紧呀。不用等了吧,等有机会,再来道谢吧。”

  小灵儿点点头,赶忙收拾东西,两个人往丞相府赶去。

  来到丞相府,果真有许多的官兵把守,上官曦儿的心里更加的难受,都是自己不懂事,害的爹爹遭受这般侮辱。

  上官曦儿带小灵儿要走进丞相府,站在门口的官兵,大声的说:“你们是谁?这里封了,没有上边的指令,不能随便的出入。”

  “放肆,这位是丞相家的小姐,也是你们胡乱吆喝的吗?”

  两位兵大哥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没有见过上官曦儿,也不敢擅自做主,于是,其中一位说;“两位稍等。我通知我们大人。”

  “快去吧。”上官曦儿急忙的说,现在,上官曦儿心急如焚,也不跟这些小兵讨价还价了,她只想知道爹爹跟娘亲是否安好。

  不一会,前去的小兵领来了一位英俊的大人,上官曦儿说:“我便是上官曦儿,丞相家的小姐。”

  夜石见过上官曦儿,自然知道此人正是上官曦儿,夜石笑着说:“上官小姐,欢迎回家。”

  上官曦儿哼了一声,走进府中。

  “爹爹,娘。”上官曦儿也不顾什么家教修养,刚进门口,便大声呼喊。

  上官文武听见上官曦儿的声音,也赶忙跑出客厅,说:“曦儿,我的女儿呀,你可终于回来了。”

  上官曦儿一头扎进上官夫人的怀里,两个人抱头哭了起来,上官文武激动地说:“回来就好,进屋里来吧,这样子,像什么话。”

  上官曦儿和上官夫人走进屋里。

  上官曦儿擦干眼泪,问:“爹爹,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子吧。”

  上官文武摆摆手,说:“老夫乃当今丞相,他们还不敢对我怎么样子,幸好曦儿你回来了,如果你在婚期前还没有回来,那肯定会怎么样了。”

  上官曦儿听了上官文武的话,身上冷汗直冒,上官夫人说:“曦儿,我知道你不愿跟皇家扯上亲事,只是这胳膊拗不过大腿呀,皇命难违,曦儿,你……”

  “爹爹,娘,曦儿知道了,曦儿会乖乖准备婚事的。”上官文武和上官夫人点点头。

  夜石见上官曦儿已经回府,便刚到王爷府中汇报。“王爷。上官曦儿已经回府了。”

  “嗯,你把那些官兵,都调回来吧,省的别人以为上官曦儿多么重要一样。”

  “是。”夜石听命将所有的官兵调走,上官曦儿终于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跟着相府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第六章大婚转眼之际,大婚已经来到。

  那一天早上,上官曦儿还在朦胧之中,便被人从床上拖起来,一群丫鬟围着自己,给自己穿衣服,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

  这些似乎在梦中一样,知道上官夫人的到来,才彻底的唤醒了上官曦儿。

  上官夫人看着上官曦儿迷迷糊糊的样子。不由得叹一口气。心想,瞧这丫头的迷糊样子,嫁到王府去,该受多少欺负呀。

  上官夫人将上官曦儿摇醒,说:“曦儿,醒一醒,今天你大婚,怎么还这样子迷糊让你爹爹看见了,怎么能放心呀。”

  上官夫人刚说完。便要抹泪,上官曦儿最见不得自己的娘亲掉眼泪,急忙说着:“娘,你别担心,只不过,今天是真真的起早了,平时,哪有这个时辰的。”

  上官夫人点点头,嘱咐着:“嫁到王府后,为人妻后,可不能跟在自己家里一样,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子,你要学会相夫教子,管理家事,侍奉夫君,这些都是一些基本,你且不可惹是生非,曦儿,你要知道,你的荣辱跟我们丞相府中的荣辱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呀。’上官曦儿点点头,握着上官夫人的手,说:“娘,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上官家丢脸的。”

  吉时已到,上官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给上官曦儿盖上红盖头之后,示意小灵儿扶着上官曦儿出去。

  皇上的五皇子,也就是当今的安王爷在今日迎娶上官丞相家的千金进门,本就是一件大喜事,又加上,先前上官曦儿逃婚,已在整个京都闹得沸沸扬扬,今日,街上也可谓是人山人海了,有的是想看丞相家的千里嫁妆,有的是想知道今天上官家的小姐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大多数的人是在等着看笑话。

  但是恐怕他们要失望了,花轿安安稳稳的停在了安王府前,卫南继成跳下白马,一身大红的喜服。

  卫南继成英俊的外表,赢得了不少少女的芳心。

  喜娘笑着说:“新郎官踢轿门啦。”

  卫南继成照着喜娘的话提了轿门。旁边的丫头拿来了一条红绸布,卫南继成牵着新娘子走进府内,跨国火盆,兜兜转转的,好一会儿,上官曦儿走感觉自己的脚都走累了,旁边的喜娘才提醒上官曦儿说,大厅到了。

  上官曦儿感觉这家屋子里很多人,不由得更加紧张,喜娘将拍拍了上官曦儿的手,走上前,说:“吉时已到,拜天地。”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

  上官曦儿常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这时喜娘还不忘了卖弄口才,说:“新娘新郎入洞房,今日鱼水得相逢,明年天上送贵子,富贵长寿福满堂。”

  卫南继成牵着那条红绸,王雅倩在喜娘的搀扶下,往新房走去。

  卫南继成并没有走进新房内,喜娘将上官曦儿扶上床坐好,便也出去了。

  小灵儿作为陪嫁丫头也来到了王府,新房内的丫环已被上官曦儿遣了出去,只剩下了上官曦儿和小灵儿,小灵儿说:“小姐,你不知道,姑爷真是一表人才,跟小姐真是绝配了,真像极了戏台子上演的。”

  上官曦儿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小灵儿又蹦蹦跳跳的出去了,上官曦儿没有见过安王爷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是当今天子极为赏识的,文武双全。

  上官曦儿虽然逃婚,那也只是闹闹性子罢了,如今大婚已成,心也安定下来了。

  在床上做了好几个时辰,上官曦儿感觉自己全身都麻木了,房门才吱的一声,上官曦儿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坐好,喜娘高兴的走到上官曦儿的身边说:“安王妃,饿了吧?吃点喜饼吧,王爷一会儿就来。”

  上官曦儿点点头,卫南继成没有喝的大醉,但来到新房的时候,步子有点乱,闻着酒味,上官曦儿更加的紧张。

  喜娘将喜杖交给卫南继成,还没等喜娘开口,卫南继成便将喜帕挑了下来,上官曦儿有点错愕,心想,难不成这安王爷是个无礼之辈。

  卫南继成说:“王妃折腾了一天累了,这些繁琐的规矩就算了吧。”

  今天的上官曦儿没有像那天一样的素净,因为是大喜的日子,妆容更为庄重,但是姿色更佳,只见她静若处子,美若仙子。鹅蛋脸上的脂粉浅淡,皎洁生辉,黛眉飘渺细致,凤眸狭长妩媚,鼻骨高翘动人,樱唇艳红欲滴,脖颈优美欣长,一身艳红的凤飞牡丹的吉服,将她映衬的更加的娇艳夺目,娇艳逼人。

  喜娘只以为卫南继成怜香惜玉,所以指挥丫头们将床上的果子弄干净,并服侍上官曦儿卸妆洗漱。

  卫南继成自己坐在桌子旁边饮着杯中的酒,上官曦儿洗漱后,像一枝雨后沾着水滴的玉兰花,那么清新可人。

  喜娘嬷嬷笑着将上官曦儿扶到床上,喜娘退下后,卫南继成一直坐在桌子旁喝酒,上官曦儿这才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相公,说起来,这跟那人真是跟平常人不一样,不太白,但是也不黑,有着让人敬畏的剑眉,鼻子挺挺着,坐在那里,便会让人望而生畏,上官曦儿光想着自己以后要跟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心里便砰砰直跳。
字数:9747
发布时间:2014-12-14 10:40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