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让我来救你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风含月15岁后离家进入了自己喜欢的医学院,位于紫雾市有名的尅沃大学。这里离家不远只有一天的车程,风含月想起两天前接到了父亲说含笑想他的电话嘴角就忍不住向上翘起。如果不是为了给弟弟一份惊喜,他一定马上回家。想起风含笑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离家三年来,每次回家见到那小鬼总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他,仿佛是被自己烦透了才不甘的叫他二哥,那样的小孩会想自己?“呵呵,”没来由的一阵傻笑。却有一个路过的女孩‘应笑’而倒···不久后学院传出了这样的新闻柔情王子风含月对每位女士深情一笑,导致某女晕厥入院。风含月领到给弟弟的生日礼物是在在3天后,他还没来得及得意又一次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这次他的笑凝固在嘴边,

  风含笑病重。

  凌晨4点赶回家的风含月被管家带到含笑房间,这一生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一贯冷冷父亲坐在大大的床上抱着那个不住颤抖惨白的小人儿轻轻的叫着,柔声的安抚着,知道床边的仪器恢复发出嘟嘟的声音。他才反应过来,紧走上去抓着风含笑的冰凉手时。刚好对上那双微微张开略带迷离的笑眸。

  “眼睛?怎么了?”带着沙哑虚弱的还在微微发抖声音,断断续续的发自那双白的无力的双唇,迷离的眼睛逐渐清晰的落在风含月为了遮挡麻烦的平光镜上。

  “没事,是为了保护你哥哥不受骚扰的东西。”风含月用力咬着下唇才没让自己发出声音,他没有想到病成这样的风含笑第一句话竟是关心自己的眼睛,用力眨着眼睛吸回忍不住要落下的泪。把平光镜轻轻放在风含笑的脸上,尽量保持以往的样子调笑他。可是风含笑却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含笑,笑笑?”风含月被他闭上眼睛的样子吓到了,轻轻的惊叫。

  “他没事,只是睡着了。”风依然把眼镜拿下了还给含月,轻声解释到。又抱了含笑一会确定他睡熟了,才轻轻地把他放回床上自己下床,为他压好被角之后才意识看的发呆的含月跟他进书房。

  “他一直在恶梦,不住的发抖、憋气,以他的状况夏医生说这样恶梦可能要了他的命。那天我去看他时发现他正突然喘不上气来,夏凡去配药,我不知道怎么才好,就抱起他,为他揉了揉胸口,没想到他竟然在没用药的情况下缓过来了。发出了声音,在这之前含笑只能发抖,不过他却不停的叫冷,说怕黑,说别放他一个人,后来还在叫二哥,叫爸爸。他没主动叫过我,这时的他比较像个小孩,可是那样凄烈的呻吟好似抓住了我的心,谴责我是个多不称职的父亲。有时他会在在朦胧中醒来,用一种类似于决别的眼神看我,仿佛要记住我的样子就离开似的。我突然发现自己好脆弱,好怕再回来他已经不在了,于是我不离开,所以叫你们回来,与其说是看他,不如是说来陪我。”风依然看着越来越像那个人的含月,不由得脆弱起来不知不觉的说了好多他从不说的话。当年那个人也是用那样贪恋的眼光看着他,当他在次回来的时候,那个人却不在了,那是他一生中无法愈合的痛。。。。。。。。所以看到含笑那样的目光时他近似乎崩溃。

  “爸爸,含笑的病这么会这样,真的···真的?”风含月从没见过这样的父亲,难道含笑真的···他不敢在往下想下去。

  “不,夏凡说含笑他恢复的很好,只是这次他5大器官几乎同时衰竭。会虚弱一段时间。只要不在恶梦,会恢复的会快一些。”风依然看着含月发白的脸,赶紧解释。

  “爸爸,你一定很累了吧,不如今天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想去陪笑笑好吗?”风含月不忍的看着父亲满是血丝的眼睛,决定把疑问留着。

  风依然看着儿子体贴的关上门,深深地闭上眼睛。喃喃地道;“情,月儿越来越像你了,和我遇到你的样子好像,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你回来了,甚叔叔说你不愿意以孩子的形式出现,你过得好吗?好像很想你。······”

  第二天风含月从夏凡处得知了含笑的发病原因,虽然一直知道含笑天才,现在终于知道他这个弟弟天才的地步了,看到夏凡谈他时那种赤诚就知道他征服了当年的专家组,还没来得及惊讶含笑的天才,却突然想到那是个几乎凝集了风家势力中所有的顶级的医生的专家组。也就是说全世界四分之一的专家级的医生集中在含笑的身边,却无法医好笑笑得病可是决定自己救自己的含笑却不能为自己手术。

  “夏叔叔,你不是已经有4个专科博士了吗?真的不能为笑笑手术?”风含月不敢置信的说。

  “为四少手术不一定是有几个博士就够了,还要有全面性知识的人指导,专家组虽然可以有几个人可以做手术,但是却没有全精通的人。之前我们想找到一个一样的病例,由四少指挥手术我旁观后。在为四少手术时有例可循,可是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人。现在的手术成功率没有百分之五,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做手术。”夏凡看着一脸焦急的风含月说。

  “那还有多少时间?”风含月想着弟弟薄弱的样子却不忘关心自己,沉重的问。

  “现在只能让他尽量的有希望,才会支撑就一些,也许一年,也许十年也不一定。”夏凡笑笑略带自嘲的接着说:“他刚刚出生我不也也放弃过他说他没救吗?他却奇迹般的活到现在。如果当年有人这么说,我绝对不会信。只不过他好像要放弃了”说到这里夏凡有些沉重。

  风含月想着夏凡的话手里死死地攥着手里的营养师证书。那是他为风含笑准备的生日礼物。风含笑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因为他的肠胃太脆弱了,家里的营养师专门为他做适合他身体的食物。只是都很难吃,往往含笑吃几口就不错了,含月心痛弟弟小小的个子总是瘦弱的样子,暗暗下决定要把他养高养胖,所以在拿来自己喜爱的生物基因学硕士后,有偷偷考了营养师,可是他却差一点就用不到了。还能用多久。。。。。。。。。。

  风含笑再次醒来,精神好了许多,他吃力的动了动自己的头,没看到一直以来守候在自己旁边的父亲,却迎上在角落摆弄着什么的风含月那双带着惊喜清澈的眸子。

  “笑笑,你醒了,听二哥说会儿话,再睡好不好。”风含月不知道风含笑永远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就算多年后他让含笑不要动那个伤害他的人时。“好。”含笑听到自己不自禁的沙哑声音这样回答。

  “看,笑这是我的硕士毕业书,这是营养师证书,这是国际小提琴比赛获奖证书,这是紫雾的散打冠军杯。这是国际语言通行证,这是紫雾艺术节抽象画奖杯,还有这个是校内肢体语言比赛的照片······这都是给我的情书。我的笑笑累了,那你先睡吧”风含月不忍的看见虚弱的风含笑的眼睛不断的眨,快要睡着了还在勉强听。才终止了手上的东西。看着他闭上了眼睛。现在的他终于体会到父亲的感觉了,这样的笑笑是他没有认识到的。

  就这样每次风含笑醒来的时候,风含月一遍又一遍的展示自己的丰功伟绩,甚至是情书。直到有一天风含笑在他还没展示之前忍不住问“所以呢?”

  “所以天才的哥哥怎么会很笨呢?虽然不如你,但多给我些时间,把你会的教我。让我来救你。”风含月认真的看着风含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二哥。”风含笑好感动突然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他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叫过他

  “笑,放轻松,没事的没事的,会好的。”风含月把含笑揽进怀里用手轻轻为他按摩胸口,直到他睡去。
字数:2737
发布时间:2010-08-27 22:56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