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天穹

撕裂天穹

王牌大贱谍

支持作者,拒绝盗版,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陌上原创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异世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老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宝宝还在踢你吗?”在仓库的大门前,陆明微微解开宽松的工作服,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一只手拿着型号很老的手机,在和远在他故乡的老婆通话。

  “宝宝很乖的,老公你要认真工作了,要不然连宝宝的奶粉钱都没有办法买到了。”另一边,苏婉莐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让陆明略微心安了一些。

  陆明和苏婉莐结婚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两人却是谈了三年的恋爱,这才算是真正的心心相印。不过陆明今年刚过二十一岁,他是一个乡下人,后来父母合着亲家在县城中为小两口安了家,不过他的实质仍然属于一个乡下人,乡下流行早婚,所以他和苏婉莐就结婚了。

  陆明现在的职业是一名不需要多少学历的仓管员,在外地打工,一月的工资大约是六千七千。仓管员的工作就是每天把货车的货物分门别类的放在仓库中,相当于是要身体力行的体力活。陆明年轻,吃得了这个苦,又看到这个工资挺高的,就背井离乡的来到了另一座城市中打工,一干有了半年的时间了。

  也就是陆明和苏婉莐通电话的这段时间里,仓库外面响起了货车熄火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陆明面色一变,这种频率的敲门声只有他仓库后的大老板陈叔才会用,而他会用这种敲门声,也是预示着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在这里保管了。

  “老婆,我要工作了,晚些时候在和你聊天。”陆明急急的说出一句话,便不顾苏婉莐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说一般挂了电话。

  陆明走到大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然后开门。大门一打开,陆明便看到从眼前的一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卡车上的副驾驶位置下来一个人,年纪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打扮自是不俗,他一下来就直接对陆明说,“陆明,快来,这位坐在里面的可是一位贵客,他前两天在川陕弄来了一批老货,现在上面没有批示,想要先在我们仓库中保管着。”

  这人是陈叔,陆明认得清楚,他的本名倒是没有人知道,陆明也是这么跟着别人叫的。陈叔的手段很多,以前也是地下的一个角色,后来人也老了,没有多少的斗志,就金盆洗手不再干了,在自己的家乡中办了个公司,黑白两道,虽说不是全国全省,但是在这个市里,很多人还是会卖给陈叔一个薄面的。陈叔就是这间仓库的幕后老板。

  陈叔刚刚所说,陆明便已经知道了眼前卡车中装的究竟是什么货物了。是古物。而且是那种见不得光的古物。陆明对于这种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身后有陈叔这个大老板,所经历,见到的事情,自然是没有那么的简单的。上个月的时候,陈叔在这里藏了二十多把手枪和几十件机关枪。像那些砍刀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了。

  卡车的驾驶上下来一个人,他用口罩遮住了半边脸,身上的衣物看起来也是极为寒酸,那人谨慎的用眼光扫视了一圈四周,虽然不过是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但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了。他做的是违法的生意,自然是要有一些警觉了。

  “老兄,你到了我的地盘上,怎么还是这个样子?难道传闻之中五兄弟真的已经被以前的条子吓破胆了?”

  卡车司机显然是十分信任陈叔的,听到陈叔开口说话,心中的警惕顿时去了七成,他笑了笑,对陈叔说道:“不是兄弟胆小,实在是这批货太重了,不得不小心啊。”这里面的货物全部分好,小心放置,都是些禁物,外面用着东西遮挡着。

  陈叔闻言也是点头,他自然是知道司机说的真话,转身对陆明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异常珍贵,人家五兄弟放在咱们仓库中,是看得起咱们,等会你把车开进去分门别类的放置好了,事成之后,自然是少不了你的好处,陈叔我先陪着五兄弟去给他接风洗尘了。”

  陆明点点头,算是同意了陈叔的说法,五兄弟扔过去一串钥匙,最后吩咐道:“里面有瓷器,搬运的时候小心一些。”

  陆明接过钥匙,对卡车司机道:“明白了。”

  这种粗活累活客人自然是不愿意看到的,陆明在这里干了六个月的时间,都只是有他一个人来做这些工作,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是看的很清楚了。

  卡车在陆明的启动下缓缓驶进了仓库中。陆明熄火下车,顺手打开了仓库中有些黯淡的灯。陆明将仓库的卷帘门再度拉下,虽然已经确定这里没人进来,但是必要的措施还是要有的。

  车厢打开,一股浓浓的腐烂气息从车厢中透出,这里面居然又用了一层塑料包裹,不让里面的腐烂气息外露。

  陆明的鼻子在打开车厢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这种令人有作呕冲动的气味。这是古墓中的味道,陆明不是第一次接手这种东西,他在几个月前曾经也有一次这样的事情,只不过那次的气味比这次的要好的多。

  “看来这批古物从地下挖出来到现在没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居然连清洗工作都没有做。”陆明心中腹诽,一边用力的抓住一个木制箱子,小心翼翼的往外拉。古物易坏,这是常识。

  陆明顺着车厢数了数,这里面有五个木制箱子,其余的都是些掩人耳目的某服装厂的衣服。虽然是只有五个,但是每一个都价值不菲,同样也极为沉重。以陆明的力气,也相当于是两个成年劳力了,在搬运木制箱子的时候仍然是有些吃力,由此可以看到这木制箱子里面的东西究竟有多么的沉重了。

  司机要陆明打开箱子里面的东西然后分门别类的放置好,陆明也不好违背,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用力的掀开钉得死死地箱盖。

  箱盖一打开,陆明一个没注意,让自己的右手和钉住箱盖的铁钉接触,划出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几滴鲜血滴进了没有探明情况的箱子之中。陆明手上一吃痛,也不顾恶臭扑鼻了,赶忙转身跑向他自己的房间之中,找来了纱布,消毒水等物,包扎好手上的伤口。

  也就是陆明进入房间包扎伤口的时间里,那个已经打开了盖子的木制箱子中猛然爆发出一阵白金色的光华,不过转瞬即逝。

  陆明包扎好伤口后,又从房间中翻出来一件警用电棍,这个是他每天晚上巡逻时的必备之物。警用电棍自然是属于管制品中,陆明就算是再厉害,也不会触碰到这种层次的东西,这件电棍是陈叔送给他防身用的。另外,陈叔顺道也给陆明拿了一把禁用的五六式三棱军刺。警用电棍陆明只是在晚上使用,而那把三棱军刺陆明却是从不离身,毕竟在陈叔的手下打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仇家寻上门来。

  木制箱子中的黑暗被强光驱散,露出了其中的事物。

  陆明目光紧紧地定在那里,原来是一对护臂。陆明松了口气,不是什么易碎的东西,搬运起来也不会那么的费劲。

  这对护臂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事物,像极了人的左右手臂,通体在强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白金色的光芒。只是此物在其似人手的部位风格突变,虽为五指,但是却是如同一样的锋利,闪烁着择人而噬的光芒。

  是个好东西,陆明虽然不懂古董,可是单单依靠这种奇特的造型,就足以征服很多的收藏家了,更何况这对护臂的雕刻技艺可以算得上巧夺天工了。

  陆明小心翼翼的取出其中的一件,放置在已经准备好了的身旁的长匣子中。

  等到他继续拿起第二件手臂的时候,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陆明的眼中在强光中映射出一抹血色,这不就是他刚刚滴进木制箱子中的血液竟是滴在了这件价值连城的古董上面了!

  这些倘若是被陈叔和陈叔口中的那个五兄弟看到了,那就不是一顿训斥就可以了事的了。这对手臂价值很高,陆明自己估计会超过七位数。

  “幸好此时四下无人,否则就真的是坏事了。”陆明暗自松了口气,从口袋中抽出一张面巾纸,想要将上面浸染的血迹擦拭干净。

  可是,那血迹似乎是扎根在了护臂上,任凭陆明如何擦拭都无法将之从上面擦拭掉。

  陆明眼皮直跳,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手也有些颤抖了。“怎么回事,为什么擦拭不掉?”

  他心理的懦弱猛然反扑,占据了他的全部身心。陆明冷汗浸湿后背。常在道上混的人一般都会供奉关二爷的神像,陆明虽然跟陈叔的时间不长,但是一些有些灵异的事情他却是知道一些的。有那么一些东西,是禁物,触之即死!

  陆明颤抖着扔下古物,向外面跑去。

  两只类似人手的古物猛然之间爆发出恐怖的强光,是那种在电棍强光下发出的白金色光芒。笼罩在了整个仓库之中,将这里照耀的如同白昼!陆明眼前光芒一闪而过,精神如遭重击,还没有跑两步就已经瘫倒在这仓库的地上了。

  古物的光芒经久不散,一道人影在光芒得中央处若隐若现,人影不知道是何人,只看得人影顶天立地,极致的锋锐气息陡然升腾,仓库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如此的重压了。那些已经老旧,本来陆明准备过两天就换掉的灯泡一个个的炸碎成了满地的碎片。
字数:3222
发布时间:2015-09-01 11:29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