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孽障的奇异生活

小孽障的奇异生活

下一个千年

支持作者,拒绝盗版,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陌上原创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小孽障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聂璋的长相和他老爸一样,斯文隽永,个子不高不矮,眼睛不大不小,眉毛不粗不细,国字脸大小正好,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干净整洁的校服上连一个褶皱都没有。

  虽然才15岁,但凡是认识聂璋的人,都觉得这孩子不简单,不但做事有主见,而且说话不快不慢,嗓音极富磁性。

  不过,在小区里,他有个很恶的称号——“小孽障!”。这是外婆对他的叫法,用来形容他有多混账,并且在街坊四邻间进行了长时间的推广。

  今天早上,小区里的闲人们又一次领略了小孽障的风采。

  今天本是聂璋的初中毕业典礼,早上收拾妥当后,老爸带着他出门坐公车。走到半路,聂璋说有重要的东西落在家里了,就独自回家去取。

  等回到家,聂璋放下书包,走到外婆面前,伸出了手。

  “干嘛?”外婆觉得这小子半路折回来准没好事儿,警觉地问。

  “我要五百。”聂璋很文静地站着,面带微笑,看着外婆。

  “没有!”外婆都没问他要钱干嘛,一口回绝了。

  聂璋保持着微笑,一转身,拿起桌上的一只做工粗劣且难看的瓷碗,轻轻一抛,瓷碗在地上碎成了无数残片。

  外婆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聂璋怒斥道:“败家的小孽障,你有本事就再砸,砸光了我也不给,要钱,找你爸去!”

  聂璋继续微笑,又拿起一个瓷碗,姿势更加优美,碗还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才落在地上,砸得非常细碎。

  接着,外婆独有的尖叫惊动了四邻,门口各种人等开始聚集,但很奇怪,没有一个人加入战局。

  看见围观的人多,外婆捂着胸口,身体靠坐在椅背上,仿佛喘不过气来。

  在一片指指点点中,聂璋眯起眼睛淡然自若,不紧不慢地说:“外婆,这么多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在场,您难道真愿意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儿来吗?!”他露出一个纯真无邪的笑容,看着外婆。

  外婆咬着牙,浑身发抖,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钱扔在桌上,嘴里不停地唠叨:“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遇到你这个小孽障。”

  聂璋微笑,把钱收好,又拿过簸箕扫帚,把地上的瓷碗残骸打扫干净,微笑着出了门。

  “小祖宗,你怎么这么慢?!”聂璋的老爸背着个小小的电脑包,在车站焦急地等着他。

  “小祖宗”是聂衡对聂璋的称谓,与外婆的“小孽障”,反差迥异。

  “帮你把昨天交公的奖金拿回来了。”聂璋从口袋里掏出钱往聂衡手里一塞。

  “你不会又和外婆吵架了吧!?”老爸有点急,正色道:“还真是个小祖宗!对外婆要尊敬,她从小到大那么疼你,你这样做太孽障了,你妈知道了,可不得了!”

  “哦。”聂璋默默地回了一句:“我是很想尊敬她老人家,但臣妾做不到啊!她除了在家里刮你的血汗钱,在外面黑你,其他可啥都没做啊!哦,忘记说了,我把葫芦姨塞的那俩猫食碗给砸了!”

  “你还砸东西?!”老爸瞪了他一眼。

  “我早就想砸了。”聂璋鼻子里“呲”了一声。

  葫芦姨是聂璋妈妈的大表姐、赵阿姨的侄女,她经常来家串门,一直号称自己年轻时可是个“漂亮的大妹纸”。但从她神似大葫芦的体态上,聂璋一点儿都没看出“漂亮”或“妹纸”的影子,顶多算个“资深的老妈子”。

  葫芦姨既碎嘴又爱贪小便宜,故此,聂璋很讨厌她。

  每次她到家来,都号称“帮忙做家务”,实际上是过来扯犊子骗东西的。她一来,家里就要失踪几件好东西,多几样垃圾。

  早上那两只被砸的碗,就是葫芦姨用来换走聂璋那一套限量版漫画贴图杯的,她说是聂璋是个男孩,不会喜欢这种花花绿绿的玩意儿,还不如送给她女儿。

  这个葫芦姨眼光还真毒。那套杯子是好兄弟吕凯排了八个钟头的队才买到的,现在挂到市场上,足可以卖三四千块钱,而且根本没人肯出手。为此,聂璋一直憋着口气,今早终于发作了。

  看着儿子生气的样子,老爸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他心里明白:儿子一直在护着自己,就像他一直在护着这个家一样。

  聂璋的老爸叫聂衡,一个长相斯文,也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读书人。

  聂衡是古籍所的研究员,在单位干了一辈子,官位、职称、财务、人脉,什么都没存下。因为一穷二白的身价,在家里,他常受到聂璋外婆的冷眼。

  聂璋的外公走的早,外婆姓赵,小区里都叫她赵婆婆。只因聂璋妈妈长年在国外,家中只有聂衡父子和赵婆婆一起生活。

  赵婆婆对聂衡这个女婿百般挑剔,她的评价可以按字数讲:一个字“呆”,两个字“废物”,三个字“没出息”,四个字“吃干饭的”。

  聂璋觉得外婆应该多看看教育频道学点东西。这四种分类,概念重复且无一致的并列关系或递进关系,听着很莫名。

  因为内涵不足,所以赵阿姨说话从来就是跑量的,她可以喋喋不休在小区里把女婿说得一无是处,让所有人觉得她女儿嫁给这个男人真是亏大发了。

  在外婆的影响下,聂璋在小学之前很不喜欢老爸,一看见他就哭闹。

  不过当老妈去了美国以后,聂璋的心智开始慢慢成熟,终于明白:原来外婆一直在黑老爸,并且技巧拙劣得厉害。

  比如聂璋一淘气,外婆就会到聂衡面前告状:你看你生的儿子就是个下三滥,像你一样;而聂璋在学校一获奖,她又会说:你看我外孙子多有本事,还好不像他爹。

  虽然说话前后矛盾,但是老太太有一点分得很清楚:凡事有名有利的,都是“我的”,凡事讨人厌的,都是“你的”。

  除了两面论,聂璋还发现赵婆婆最喜欢的健身休闲方式,就是在外面散步闲聊黑老爸。

  她说聂衡两父子吃她用她还嫌弃她,但实际上聂衡每月的工资统统上交,还兼职写稿支付日常开销。

  她说聂衡整天借口加班在外面沾花惹草,是个下作胚,但聂璋知道老爸加班,就是替单位里那些好吃懒做的东西干活儿,而且老爸除了上班就是在家看书写东西,连抱个猫,都是公的,哪有机会出幺蛾子。

  她说家里都是靠妈妈在国外工作撑起来的,但实际上,当初为了送老婆出国,聂衡卖掉了一只祖传的玉蝉,那是他身上仅有的值钱东西。

  她说自己连亲孙子都不顾,每天伺候这父子俩,实际上是舅舅舅妈把她扔给了老妈,除了逢年过节送个小礼,其余日子一概拒之门外。

  聂璋就纳闷了,每天给老太太盛饭、端茶、打洗脚水、陪进陪出的都是自己,却从来没见听她说过一句好,还换来一个“小孽障”的美名。

  那个唐宇天——聂璋的表哥、赵婆婆的孙子,每年最多来看她一次,平时连影子都不见,却处处得到优待。老太太提起他时,笑得像个小妹子一样。除了明里暗里贴儿子孙子,每天还在小区里夸孙子,说唐宇天读书怎么好,怎么上进。

  最气人的就是过年拿压岁钱。这个把一块钱都看成马桶大小的老太太,对唐宇天一出手就是五千一万,给聂璋则是一百,还就是人前晃了晃,立马说帮他存起来。于是,聂璋连毛爷爷的面都没见着,就算收过压岁钱了。

  “我一会儿去银行取钱,妈妈交代给外婆的探亲费。”聂衡正色对聂璋说:“这事儿,你不许对外婆发脾气,这次你和外婆去,以后爸再和你一起去。”

  聂璋看了看老爸,眼睛又眯了起来。昨天老妈打电话交代老爸从银行拿3万块钱给外婆。

  聂衡平时非常节俭,这三万块钱是他上缴了工资,支付了日常开销后,完全通过码字做兼职,一分一分的存起来的。

  他本准备拿这笔钱,带聂璋去美国看老婆。可不知怎的,被老太太知道了,忽然提出要跟着葫芦姨一家子,带着聂璋一起去美国旅游看女儿,聂璋妈还特地打电话让他把钱拿出来。

  当时聂衡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同意了。但聂璋为这个和老妈在电话里争了起来。

  他觉得老爸不值,十几年的婚姻,老妈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在老爸身边。老爸每天起早贪黑,到单位上班、回家做家务,伺候老的少的,除了一个犹豫了好久才买的上网本,几乎没给自己留任何东西。好不容易,可以父子同去和老妈团聚,老太太非要杵进来,顺带把聂衡的积蓄刮得干干净净,这一准儿也是葫芦姨来家串门的结果。

  现在老爸又提起这件事,聂璋觉得很窝火。

  他静静地看着聂衡,眯起眼睛,冷冷地说:“我不愿意跟她们一起去。你是不是被nue习惯了,甭管她们怎么对你,你都照单全收,你还真是极品shou啊,我告诉你,这件事我绝不答应,这个钱是我跟你去看老妈用的,你敢拿出来,我就敢都烧了,到时候谁也别去,你要试试吗?”

  聂衡没有说话,他看着儿子,胸膛有些起伏。忽然,他举起来手,“啪!”一个嘴巴抽了过去。

  聂璋被打得身体一摇晃,书包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他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从来不对自己说重话的老爸,忽而又眯了起来,发亮的眸子里闪出一丝泪光。

  “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和你一起去的是你外婆,你们要去看的人是你妈,你如果连这一点都弄不明白,你就不要做我儿子,我的儿子是聂璋不是孽障!”

  聂衡的声音不大,但是一字一句直刺到聂璋心里,他倔强地昂着头,恨恨地看着老爸,却说不出话。

  过了一会儿,聂衡从地上捡起书包,把散落在地的东西一样一样捡起来放进包里。忽然,他拿起一物,端详了半天。

  这是从一本书里掉落的一片铁签,细细长长的,看上去很旧,铁色发黑泛红,掂在手里却一点分量都没有。

  聂衡觉得这个东西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东西。他不由得问:“这是你的?”聂璋现在委屈得不行,哪有功夫搭理老爸,倔强地转过头,不看聂衡。

  聂衡也有点后悔,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他把书包重新背在聂璋背上,拍拍他的肩,说:“好了,好了,小祖宗,是爸爸不好,不懂得体会你的苦心,别生气啦,今年你生日,我一定陪你去荔山看星星。”

  聂璋抬起了头,眸子里亮过一丝神采,

  聂衡见儿子怒气渐消,就笑着说:“今天不是你的毕业典礼吗,三层堡,不,小豹呢?他不和你一起去?”

  聂璋抬起头,眼睛睁大直视着老爸,显然聂衡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聂衡疑惑地看了儿子一眼,说:“话说,小豹貌似很久没和你一起玩了,你们分手了?”
字数:3714
发布时间:2015-10-21 12:30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