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三层堡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听老爸提起“三层堡”,聂璋瞪大的眼睛忽然又眯了起来,狠狠地看了老爸一眼,慢悠悠地说:“我从来没有和那个三层堡玩在一起过,他是个屁,而我不是那个C,所以,别老把我俩凑一对CP。”然后,甩了个大脸子,头也不回地上了公交车。

  聂衡半天没弄懂儿子说了什么,什么C,什么P啊?!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笑,挎上那只小小的电脑包,匆匆上班去了。

  聂璋在公交车上看着老爸远去的背影,又可恨,又无奈,他对这个个窝囊的老爸,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老爸,他叹了一口气,忽然又想起老爸提起了“三层堡”,他又叹了口气。

  “三层堡”不是快餐店的菜品,而是他的发小白三豹,武林泰斗白麒宏的小孙子。

  白老爷子在聂衡婚前就与之结为忘年至交,故此,聂璋从小就在白家大院里玩耍,深得老爷子的喜欢,把他当亲孙子一般疼爱。

  白老爷子鹤发童颜,子孙满堂,散居在海内外各处,只有小儿子白言衷,一直在他身边陪侍。白言衷有三个儿子——一龙、二虎、三豹,当然,名字是老爷子起的。

  白三豹和聂璋同一天生日,从三岁起跟着爷爷练拳,比聂璋足足高了半个头,满身的腱子肉,武力超群。

  尽管长得高大威猛,但三豹却天生一张娃娃脸,从小圆嘟嘟的,家里人亲切地叫他“小胖子”。可等他长大,聂璋送他了个比“小胖子”更有果腹感的外号——“三层堡”。

  那年小哥俩刚上小学,聂衡带着他们去汉堡店吃东西。三豹胃口大,点了个巨无霸三层堡,一个人狂啃。聂衡问儿子吃什么,小聂璋看着三豹的圆圆脸、宽宽肩和翘翘臀,大叫:“三层堡!三层堡!”。

  于是,三豹身边的人,甚至连白老爷子都开始跟着叫他“三层堡”,这个外号一直跟到他现在。最为奇怪的是,自那时起,无论什么衣服,只要三豹穿上了,就有一种三层巨无霸汉堡的味道,这种穿衣显胖的技能实在特别。

  尽管聂璋自出生就和三豹放在一个婴儿车里,但这俩兄弟撕逼长剧从来没有停播过。

  刚满周岁,聂璋因为妈妈忙着出国考试,聂衡时常会将他托给白家照顾。三豹妈发现,小哥俩不管睡着醒着,都在私斗。经常是并排睡下去,交叠地醒过来,聂璋的脚丫子塞在三豹嘴里,三豹的拳头顶着聂璋的后门。

  到了幼儿园,两人斗得更凶。凡是聂璋的玩具,三豹一碰就烂得稀碎,而三豹每次闯祸,都能被聂璋成功举报,成就一顿暴打。为此,小三豹很讨厌聂璋,曾经两次把他带出家门,企图抛弃在荒野,而结果都是自己迷路走失,最后还是聂璋带着白家人把他找回来。

  到了初中,俩兄弟进了同一所中学——敬元中学,而且在一个班。

  敬元中学是公立重点中学,整个年级八个班,四百多个学生,均是本市同龄人的翘楚。当然,聂璋是凭优异的成绩考进去的,三豹则是凭出色的武术技能特招进去的。

  如果小时候,“小孽障”和“三层堡”只是打打闹闹,吵吵合合,但真正闹到水火不容,是在去年六月这个时间,初二的集体露营活动中。

  每年六月,敬元中学都要组织初二的学生去荔山上野营,这是残酷初三前的最后狂欢,每个同学都满心期待,欣欣向往。

  但是,聂璋却在那次野营活动中,搞了个轰动的大事件,弄得年级中好些“品学兼优”的佼佼者灰头土脸,惨不忍睹。

  这些佼佼者中,囊括了不少年级中成绩傲人的学校精英,其中有市三好学生张钰杰、余翀慧。

  那是在焰火晚会举行的前一天晚上。是夜宁静,月光皎洁,鸟栖虫鸣,学生们各自在营帐里进入了梦乡,查夜的老师巡视了好几圈,才安心地回到自己的寝帐,准备休息。

  刚过十二点,存放器材物品的小木屋外,突然间发出一连串的爆响。一道道五彩光芒直冲天际,流光四溢,华彩缤纷,惊动了安静安详的夜晚。

  当年的领队是年逾五十,却霸气侧漏的王老太君——政教主任王瑶。她听到了外面的动静,顾不得换掉粉色hellokitty睡衣,立即冲出寝帐。这会儿,很多学生已经从寝帐里跑了出来,熙熙攘攘地站在外面。

  老太君嘈嘈了几句,喝住人群。忽见四五个男生从器材室里慌乱跑出,为首的男生上身的校服正在冒烟,而下面只有一条印着蜡笔小新的胖次。

  不知什么时候,聂璋拿着强光手电筒出现在王瑶身边。

  随着一束强光直射前方,王瑶一眼就认出带头冲出小木屋的男生是张钰杰。

  王瑶很震惊,不仅仅是看到张钰杰光着两条大毛腿、手里掐着烟头,还因为他身后有四五个和张钰杰一样衣冠不整的男生,有的拿着打火机,有的拿着烟盒,还有的拿着一些不堪入目的画报。

  老太君怒火中烧,扯着嗓子嚷嚷:“张钰杰,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出溜到器材室整啥呢?!还有,你手里拿着什么?”

  这几个可都是白天在大会上发言的精英代表,都曾慷慨激昂的演讲,讲勤奋学习,讲文明礼仪,讲德才皆备,讲报效祖国。

  而现在,任谁都能看得出,这几个家伙定是在器材室偷偷抽烟,并且把第二天晚上要燃放的焰火给弄着了。

  这哪有一点学校精英的影子!

  王老太君简直要爆炸了,她命令身边的几个男生把她抬了起来,大声地指挥着各个班主任带走自己的学生,并找人叫保安和管理员。

  聂璋也是抬着王瑶的男生之一,他没闲着,看见手足无措的张钰杰,眯起眼睛,说了六个字:“张钰杰,你着了。”

  果然,张钰杰的头顶燃起丝丝火苗,几缕青烟,袅袅而升。

  “啊!”张钰杰狂奔着冲进营地,然后,在一片喧哗中,学生的寝账一个接一个帐子倒下。

  不大功夫,连最边上一个帐篷也倒下了,露出了营地周围的树林和草丛。

  “轰,轰,轰!”夜空中再次亮起数道光柱,火树银花,照亮了营地的一切,当然包括营地边上的小树林和矮草丛。

  草丛中,一幅奇景突现,连胖次都没穿的三层堡,正边看手机,边安慰自己。

  这时,绚丽的焰火正好在三豹的头顶绽放,而聂璋的手电强光也正好照到这个童颜壮男的身上。一时间,草地、猛男、焰火、夜色,整个画面堪比制作精良的爱情动作片。

  聂璋吓了一跳,他没料到三豹会躲在那里进行防空实战,心里一毛:这下糟了,把三层堡误伤了。

  他立即抽回手电筒,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有几个眼尖的女生已经看到了白三豹,掩面惊叫起来。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霎那间,女生含羞赞叹,男生起哄呐喊,手机唰唰齐闪,场面如同大片首映礼般。

  王瑶大妈这次真的火了,叉着腰大喊:“把手机收起来!你们这些小羔子,半夜不睡觉,尽整些个幺蛾子,精力过剩撞墙去!现在全给我一个一个到边上空地集合,谁发声音,我灭了谁!”

  霸气太君果然威严,场面顿时被控制,毕竟都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子,乖乖地排着队到空地去集合了。

  当人群走过,老太君惊恐地发现:队伍里什么样的造型都有,熊猫、浣熊、兔子、狐狸、变形金刚,还有穿着狐裘大衣、武士铠甲的。

  最夸张的是年级里最优秀最乖巧的女生余翀慧,居然穿着女王装拿着皮鞭,后面还跟着一溜儿的女仆。这是来野营还是来野战啊!老太君觉得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聂璋对事态发展并不意外,这本就是他的杰作。他只是悄悄地绕到那群女仆后面,拉住最后一个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的女孩的手,将她带出了纷乱与喧嚣。

  在角落里,女孩鬓丝散乱,破旧的衣裙上,还有撕裂的破损。

  “她们又欺负你了?”聂璋专注的眼神让女孩低下了头,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聂璋拿出纸巾,轻轻擦掉女孩脸上的污痕,愤愤道:“今天又玩cosplay了吧?!她真用鞭子抽你啦!该死的余翀慧,欺负了你整整三年,我一定不放过她!”

  “别!”女孩抬起了头,水润的大眼睛,睫毛很长,她咬了咬嘴唇,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没关系的,我都习惯了,你不要去!”她欲言又止,泪水忍在眼里,却一滴未落。

  聂璋看了好心疼,他用纸巾轻轻擦拭女孩的眼角,柔柔地说:“小真,哭吧,没关系的。”

  夜很深,四周的喧闹在继续,空气中弥漫着焰火留下的浓浓的气味。

  那一刻,聂璋觉得世界只剩下了他和她,他们两个人。

  那次事件之后,年级里很多人被严肃处理。

  张钰杰因为抽烟差点造成失火,被通报批评记过处理,余翀慧因为私下组织不雅游戏,也被记大过,并在全体同学面前做检查。两个人都失去了三好学生的称号,还丢了保送推荐重点高中的名额。

  聂璋对这次的结果很满意,谁叫这两个主犯伤害过他喜欢的女孩。

  不过三层堡没事,因为学校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只是让班主任提醒他要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培养健康的兴趣爱好。

  聂璋知道,这次和三层堡的梁子结大了。三层堡这回在年级四百多个同学面前功力尽废——现了原形。之后,大家都开始叫他的新外号——“保卫者”=“堡慰着”。

  虽然,头脑简单的三层堡肯定想不到整个事件都是聂璋策划的。但是,聂璋打着手电照住三层堡的时候,两人正好对了个脸,聂璋看见三层堡瞪大的眼睛里除了惊讶,还有悲愤。因此,三层堡认定是聂璋带领大家来出他的洋相。

  整整一个初二的暑假,聂璋都在极力修补对三层堡身心伤害。他动足了脑筋,把拍过三层堡视频的同学一一找出来,删掉一切痕迹。然后,他不停地对三层堡道歉。

  狂躁的三层堡,在受打击后,整个人蔫了,躲在屋子里谁也不见。一个礼拜后,三层堡满血出关。

  打那以后,三层堡见聂璋如见仇人,随后的初三一年,聂璋每天生活在这个童颜恶魔的阴影下,还发不出火,简直苦不堪言。
字数:3544
发布时间:2015-10-22 12:30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