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梅真真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不同人的爱情有不同的开始,聂璋的爱情在学校的医务室开始。

  那天他和三层堡赌气,吃了一把花椒重腌的辣花生。结果,顶着一张猪头脸进了医务室。校医问他病情,聂璋很平静地回答,他只是过敏,然后就安静地等着聂衡来接他去医院。

  聂璋发现医务室里还有一个女孩,弱弱地躲在角落,苍白的脸上写着无助与悲哀。

  聂璋认得这个女孩,是六班的转学生咸菜妹梅真真。

  她刚到敬元中学不到两个月,却因为两件事,让年级里每个人都认识了她。

  第一件事是发生在食堂。刚进学校的梅真真,不知情地坐了女王余翀慧的座位。余翀慧冷冷地看着她,木讷的她居然依旧吃得很香,不远处的聂璋微笑地看着这一幕,期待有精彩的撕逼场面。结果,他有点失望,余翀慧的女仆们利索地把梅真真拖出了食堂,还泼了十人份的咸菜汤。然后,梅真真就成了咸菜妹。

  第二件事是发生在操场。张钰杰在教训小学弟的时候,咸菜妹居然非常有正义感地挺身而出,还指责张钰杰。

  张钰杰被称为总裁,是敬元最优秀的男生第二名,一八一的身高、酷帅的外形、超高的智商、能言善辩的口才、发达的运动神经、卓越的领导能力,在学校里叱诧风云,盛气凌人。其实聂璋知道,这家伙是渣心苹果,外红里烂,烂透了。

  那时,聂璋正和吕凯在打球,看到了这一幕,觉得很有意思,心想:这妹纸真是没治了,专择磕牙的豆嚼,是不是总裁小说看多了,相信率真妹捕获腹黑总裁的传说。

  于是,梅真真被年级里最有势力的女王余翀慧,总裁张钰杰双重唾弃,他们异同同声地吩咐了句:“不喜欢吃咸菜。”

  然后,梅真真活不下去了,上学被抢,上车被偷,上课被轰,这次上楼被踹,送到了医务室。

  聂璋蛮有兴趣地看着这个曾经倔强的女孩,现在畏畏缩缩,灰头土脸,呆呆地坐在角落里,看着校医在自己的伤口涂红药水。

  校医接了个电话出了门,留他们俩在医务室。

  聂璋看着这个傻气土气俗气的女孩,笑了,说:“是女王干的?还是总裁的手笔?”

  梅真真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愤怒。

  聂璋继续笑着说:“得罪了那两个货色,你还是转学吧!”

  “你这个死猪头!”梅真真抓起桌上的一把棉花球,全扔在聂璋脸上。棉花球有红有蓝还有黄,聂璋的猪头脸瞬间染成了三色。

  “额为末要转和,额到这下是读书的,不管他们做什么,额一定要读下块。”梅真真乡音四溢地怒道。

  聂璋被面前这个的女孩神经质的行为震慑了,张大了嘴,呆住了,同时,脑子里还在翻译她在说什么,脸上还挂着棉花球,有点像真人版的麦兜。

  紧接着,梅真真一下子冲到他面前,发疯似地捶着他胸口,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聂璋听不懂的话。

  聂璋想推开她,却惊奇地发现,这女孩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自己干净的校服上,她竟然哭了。

  聂璋有些不知所措,但不知怎么的,他居然拍拍梅真真的肩,温柔地说了句:“哭吧,哭出来会好受点。”

  梅真真看了聂璋一分钟,然后,扑倒他怀里,痛哭起来,哭得很伤心。

  聂璋的处女抱就这样没有了。

  聂璋难以形容当时的感受,只是一皱眉,觉得不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且这个女孩还抱着他痛哭流涕。随便哪个人进来,都会认为肯定是他或者是她做了什么。

  于是,他轻轻摇了摇梅真真的肩膀,从她的怀抱中挣脱,撑着一张猪头脸,轻声问:“你知道为什么会有沙尘暴吗?”

  梅真真看着面前这个脸肿的像被抽过一万多个巴掌的男孩,疑惑地摇了摇头。

  聂璋指了指她的眼泪,笑道:“因为你太浪费水了,所以造成水土流失,形成沙尘暴。”

  “呵,你的笑话好冷。”梅真真止住了哭泣,露出了一个笑容,浅浅的酒窝,湿润的脸颊,让聂璋心里小鹿四处乱跑。

  “你不生气的时候说话很标准,也很好听。”聂璋说的是实话,所以让梅真真很受用。

  梅真真抽着鼻子,拿出纸巾擦眼泪,忽见大花脸的聂璋,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过湿纸巾,帮聂璋擦掉脸上的三色棉花球。

  当她的手拂过聂璋额头的时候,冰冰的、凉凉的,聂璋觉得好舒服,好像过敏的症状全部消失了。

  这一刻,他觉得,眼前根本不是一个土里吧唧的咸菜妹,而是一位纯洁美丽的花仙子。

  后来聂璋问梅真真:那天为什么一头扑在他怀里哭,是不是他看起来非常亲切。

  “不是!”梅真真认真的回答:“因为你当时的样子,很像麦兜!”梅真真家里有一个大大的麦兜公仔,只要伤心的时候,她就会抱着它哭。

  梅真真的坦白让聂璋心里酸酸甜甜的,不过,他开始认真地注意这个乡音弥漫又有点奇特的女孩子。

  在校园里始终保持着超高的B格的聂璋,不会也不愿意被别人看见和梅真真有近距离的接触。于是,校园里多了两个看上去毫不相干的身影,图书馆、睡莲池、小走廊,两个人会远远地坐着。聂璋看一会儿题,看一会儿梅真真,梅真真读一会儿书,瞄一眼聂璋,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随后的日子,梅真真依然被女王和总裁欺负,而且更加厉害,但她却好像越来越不在乎,因为,她在学校里找到了一个可以安慰自己的活麦兜公仔。

  “小麦!”空荡荡的图书馆里,梅真真看着窗外睡莲池边专注看书的聂璋,小心翼翼地发微信:“你被人欺负过吗?”

  聂璋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昵称,倒也挺受用。他转过身,看了一眼屋里的梅真真,低下头,用微信回到:“没有,他们不会!”

  这倒是真话,聂璋在敬元中学属于文明礼貌乖巧干净斯文勤奋的好学生典范。平时的一言一行都让老师挑大指,同学赞叹,所以,任何一个对他有点不敬的行为,都会受到从老师到同学的一致鄙视,连总裁和女王都巴不得拉他到麾下,根本没人欺负他。

  “为什么?”梅真真不解地问。

  聂璋心想:还不是因为我太能装,B格已经完爆人类。

  不过,他回的却是:你看看我身边,有个活怪物呢!

  梅真真不犹得举目望去,一个黑塔般的身影在聂璋身边环绕,她认识这个活怪物,叫“三层堡”,是年级里的武术特招生,很高大,也很帅,如果不是脸胖脾气臭手脚不知轻重,也算得上男神级的人物了。这个三层堡好像总和聂璋过不去,但恰恰因为他的存在,聂璋很少受到别人的干扰,因为大家都有一颗珍爱生命的心。

  梅真真放下手中的书,静静地看着远处的聂璋。她喜欢看着聂璋,走路的样子,看书的样子,说话的样子,沉思的样子。她觉得:这个男生有一种休眠火山一样的帅气,外表文弱,内心热烈,

  但是,她不喜欢聂璋在她被欺负的时候出现,也不喜欢在人前表现出认识聂璋的样子。

  聂璋问她这是为什么?她微笑着回答:快乐不快乐,我都喜欢独享。

  不过,聂璋一贯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一直不能容忍梅真真被欺负,一点点儿也不行。

  于是,他精心设计了一个计划,在初二期末考试后的野营活动实施。他算好了那天晚上女王会进行乐此不疲的低级游戏,而烟瘾很大的总裁熬了一天肯定会去抽几口。然后,一切美好的实现了,女王余翀慧和总裁张钰杰及其同伙被好好修理了一番,结局他很满意。

  收拾了那些人面学渣,到了暑假,聂璋本以为两个人的关系会更加亲密。但出人意料的是,梅真真开始有意地疏远他了,好像对他有一丝畏惧,电话打过去,声音总是弱弱的,微信发过去,基本回复的都是一字真言。

  聂璋是处女座,生日在暑假的尾巴。初二暑假的生日,他约梅真真出来,梅真真同意了。

  梅真真选择的见面地点是开封菜。聂璋不是很喜欢这里,因为这地方简直就是三层堡的小食堂,大食堂是麦叔叔开的。

  梅真真悄然而至,穿了一袭白衣裙,像一朵洁白的莲花,静静地绽放在角落里,手里拿了一本书。

  聂璋走过去,一把拿过了书,是《百年孤独》。

  “家族中的第一人被绑在树上,最后一人被蚂蚁吃掉,这书有意思吗?”聂璋顺口说着书里的句子。

  他忽然发现里面夹着一片铁书签,细细长长的,看着挺旧。

  “你居然还有这么难看的书签。”聂璋笑道:“送我吧,做我生日礼物,我喜欢!”其实,聂璋知道梅真真没什么钱,也不愿意要什么贵重的礼物,这个物件,看上去蛮特别,正好充当个礼物。

  梅真真笑了笑,没说话。

  聂璋察觉她的淡漠,问道:“你为什么最近老不理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梅真真喝了一口可乐,看着窗外的景物,淡淡地说:“我喜欢这里的一切,却没办法留下来。”

  聂璋一愣,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梅真真叹了口气,道:“马上初三了,毕业后,我就要回老家读护士学校。”说完,她苦笑。

  “你可以考这里的学校啊,你的成绩比我差一点而已,考六中绝对没问题,下学期我们一起加油,一起考上六中。”聂璋挺了挺金丝边眼镜,自信地说。六中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被称作是敬元的进阶学府,几乎敬元的尖子生都进了六中。

  梅真真看了看他,好像没在意六中,只是继续说:“你知道花椒市吗?明年这个时候,我可能就在花椒医药护理学校了。”

  “花椒市!什么破地方?!我最讨厌花椒了,会变猪头,你绝对不许去噢!”聂璋说得很严肃。

  梅真真笑了,笑得有点苦。

  “真的不许去!”聂璋眯起眼睛,盯着前方不远处,这是他生气或动心眼的表情特征。

  梅真真顺着聂璋的目光,转身往后看,一个高壮的娃娃脸帅哥正在几米外,恶狠狠地瞪着他们,并啃着一个大汉堡。
字数:3492
发布时间:2015-10-23 11:30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