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毕业礼(上)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今天是初三毕业典礼的日子。

  早晨,聂璋砸了碗,气了外婆,瞪了老爸。

  当然,老爸还用三层堡回呛了他一下。

  一想起三层堡,聂璋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线。整整初三一学年,几乎都被这个三层堡毁了,包括他和梅真真之间那份若即若离的感情。

  去年初二暑假,聂璋的生日。

  他约了梅真真,本来想向她表白。

  结果,三层堡出现了,在几米外的座位上,狂啃了十个汉堡,然后,冲到聂璋面前。

  “原来,你喜欢这个咸菜。。。”三层堡的“妹”字还没出口,就“哈哈”狂笑起来,满口的生菜鸡肉面包渣,全部喷在聂璋的脸上。

  聂璋忍住了狂怒,因为野营事件,他觉得欠着三层堡的,所以他努力控制住情绪。

  梅真真笑了,居然很开心地笑了。

  聂璋气息起伏,眼睛眯成地平线,把脸上的残渣擦干净,拿起手上的书,对三层堡说:“你误会了,她来向我借这本《百年孤独》”,他停顿了一下,补了两个字:“而已。”

  “你喜欢咸菜。。。”三层堡的“妹”字还是没说出口,又喷了聂璋一身。

  聂璋低下头,然后抬起头,对梅真真说:“书给你,我要回去了。”然后,起身,慢慢地往外面走。

  他并不是怕三层堡知道他喜欢梅真真,只是,觉得一旦这个无脑怪掺合进来,这事儿肯定没戏。

  梅真真笑了,笑了好纯,她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三层堡,说:“你角得他厚喜欢额嘛?额拿到苏了,额走哈。”一连串的方言炮弹打得三层堡双眼发直,然后,她轻盈地从木鸡状的三层堡身边飘然而去。

  哎,一个本来很美好的日子,被三层堡一口咔嚓了。

  不过多年后,聂璋经常会想:是不是当初他勇敢一点,故事就会变一个样?结局可能就会不一样?但究竟哪一个结局,是他想要的,他一直不知道。

  可能三层堡发了功,或是聂璋自己点儿背,从初三一开学,聂璋就不停的倒霉。

  和吕凯一起溜滑板,头撞墙,住院两个月。

  上自习课拉肚子,居然翔失禁,当所有人都捂着鼻子说臭的时候,幸好三层堡的存在,使得无人怀疑是他。

  本来年级第一的成绩,因为住院,直冲出二百名以外,居然还考不过女王的众女仆。

  参加作文竞赛迟到淘汰,参加化学竞赛忘做半张卷淘汰,最无奈的是,参加演讲比赛聂璋还紧张说错词,把振兴中华民族,说成了振兴中华牙膏,结果好一段日子,大家都叫他牙膏先生。

  到寒假的时候,聂璋已经失去直升六中的机会,痛定思痛,差点削发明志,才走出阴霾。

  而梅真真这一年好像换了一个人,不但学习成绩如火箭般往上冲,人气也急升,清丽的容貌如荷花般害羞绽放,连张钰杰都开始注意到她了。到了初三第二学期,已经成为了年级的女神,前呼后拥的大片男生跟在后面,聂璋只能远远的看着,干瞪眼。

  不过,梅真真依旧用微信默默和聂璋聊天,虽然频率少了,但是,她始终用笑声回应聂璋的抱怨,给他鼓励,并答应他,一定会报考六中。

  不过,当日子临近五月中旬,逼近中考,梅真真变得特别忧郁,她一直躲在角落里落泪。

  聂璋不想问她很多。

  他知道,梅真真来这个城市读书,是因为她母亲的坚持,但仅仅是初中而已,读完初中,爸爸就要她回花椒市那个地方,去读那个什么医药护理学校。

  有一天,梅真真黯然地告诉聂璋,她的志愿报了那个花椒医药护理学校。

  她又一次哭了,抱着他哭了,像抱一个麦兜公仔。

  聂璋只能摸着她的肩膀,说:“一切都会好的,会好的。”

  但,那一次,聂璋还是没有说,他爱上了她。

  很多事,他没办法改变,很多事,他做了,并没有什么意义。

  因此,他选择了等待。

  他想把自己的爱,留到毕业典礼上,对梅真真说出来。

  今天是六月十六日,是敬元初级中学的大日子——初三毕业典礼。虽然,其他年级的学期课程并未结束,但整个校园依然洋溢着浓浓的毕业气氛。

  毕业典礼安排在早上八点半,毕业生已经陆续到齐。大部分学生都很忙碌,有的忙不迭互相在旧校服上签名,有的在学校的各个留下回忆的地方合影,有的和班主任、课任老师依依惜别。一些好动的男生自是不放过这个机会,在操场上踢足球、打篮球。

  聂璋独自穿过绿树成荫的校园,走过花间小径,不巧却遇见张钰杰。

  但自从去年出了那事,张钰杰低调了很多,失去了原本意气风发的神采。

  两人打了个照面,张钰杰冲聂璋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聂璋回应。张钰杰对聂璋态度一向不错,因为聂璋是整个年级里唯一数理化成绩和他并驾齐驱的人。

  不过,聂璋停住了脚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钰杰身边的梅真真。梅真真本来和张钰杰有说有笑的,看见聂璋,笑容有点僵。

  聂璋稳住了,继续往前走,并拿出了手机。

  梅真真走在张钰杰边上,听着他的闲扯,不过手机发出了微信的提示音,她打开手机,是聂璋的微信。

  “你怎么会和他走到一起!这家伙是什么东西,你不清楚?”

  “他没有那么坏。”

  “那是我坏吗?”

  “小麦,好好说话,行不?”

  “抱歉,额有点看不下克。”

  “你,有病吧!学我说话。”

  “哼,你有药?”

  梅真真合上手机,调了静音。
字数:1891
发布时间:2015-10-24 11:30
更多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